锦齐肆感冒了

我爱斯内普教授

【ARSS】回家了啊(亲情向)

天啊我不好好码字我在写什么东西啊……
我的言语模式什么时候也变得跟绅士差不多了啊……
还是说它只是间歇抽搐啊…

非原著人物——艾伦.里克曼
是魔法生物(某特殊的生命之树,孕育出的特殊的精灵)
西弗勒斯的法理监护人,但不被魔法界承认(原谅我实在是不知道魔法部什么部门执行相关职权)
成为西弗勒斯法理监护人的时间,是在西弗勒斯上了霍格沃茨成为一名一年级小动物之后。

【关于本设定,欢迎自由取用】
【因为也不太完善,我估计没有多少人会用……】

主要是艾伦和西弗勒斯亲情向,有一点点JPSS。
世界观可能与原著有极大偏差,但是请相信,我是非常尊重罗琳小姐的。
至此,为屏幕前的各位先生小姐献上我诚挚的敬意。

您的咕咕咕博主——锦齐肆             敬奉

西弗勒斯看着自己身边的男子,男子的身体逆光站着看不清他的神情,但西弗勒斯知道他是温柔的笑着的。
“明天我送你去九又四分之三站台。”
“我一个人就可以了。”
西弗勒斯表示,不得不说这是个不错的主意,不过他依旧要拒绝。
“我可不是娇弱的女士,艾伦。”西弗勒斯扯了扯嘴角,他又不是不知道,艾伦明天会有一场推迟不掉的酒会要赴约,如果送他去九又四分之三站台的话就肯定来不及赶过去——也知道巫师和魔法生物是不可以在麻瓜界使用魔法的,就算是没有什么杀伤力的移形换影也不可以。“以及,难道你自大鲁莽到以为你的时间很充裕了吗?”
“……哦,西弗,你说这话可真是让我伤心。”
艾伦把围巾围在西弗勒斯颈上,温柔的笑了笑,一时间竟吧西弗勒斯哽住了再也没有话说。
“我们去对角巷吧。”
“好。”
西弗勒斯干巴巴的应了声,艾伦又不由得轻笑出声。
“有很好笑吗?”
“当然,西弗。”
“……”
——————————
“打扰了,夫人,我的小先生现在需要一件合适的霍格沃茨校袍。”
艾伦彬彬有礼的笑着和摩金夫人打招呼。
“哦,当然可以,请到这边来吧。”
摩金夫人一挥手,那把魔法尺子就飞向了站在板凳上的西弗勒斯。
但由于,艾伦的目光实在是不大友好,他也没有什么胆子去吃西弗勒斯的豆腐。
不巧的事发生了,即使西弗勒斯已经因为避免碰上,而往后延了几天对角巷的采购日期。
“哦……鼻涕精。”他话刚出口就收到了艾伦刀子一般的目光,所以他只得向摩金夫人说话,以化解现在的尴尬“夫人,您制作的长袍对于我来说好像偏小了,能再量一次吗?”
“哦,当然,波特小先生,这是我们的失误,请站到那边的椅子上去吧。”
“嘿,鼻涕精,刚才外面的那个先生是你的谁啊?”
当摩金夫人等魔法尺子开始量他的身长,詹姆就开口了。
“……你很烦,巨怪。”
显然,西弗勒斯并不是很想搭理脑子有坑的波特先生。
“你第一次这么简短的讽刺我,鼻涕精。”
哦,果然是脑子里有坑的巨怪波特。
“……”
詹姆渐渐的也就收了声。
可能是因为外面站着的艾伦的原故,罗金夫人的魔法尺子这一次并没有在波特先生身上作怪,快速的完成了他的工作,飞快的飞到一边的架子上,假装自己是一条普通的尺子。
艾伦牵上了西弗勒斯的手“那么就麻烦您了,夫人。”
然后拉着西弗勒斯看似缓慢实则快速的走开了。
店内只留詹姆和摩金夫人。
詹姆真的想捶爆自己的头,刚才西弗勒斯就在眼前,居然没有把握好机会扭转一年级留下的恶劣印象。
真是太迟钝了。
竟然现在才发现……喜欢的是他……
说真的,究竟在怕个什么劲啊。
巫师世界几乎每一条表面上看到的死路都暗藏玄机。
男性生子也不是没有先例。
为什么……你在怕个什么劲……
对付像这样的骄傲毒蛇,你不是最有办法吗……
你信心缺失的原因究竟是什么?
真的是可笑了。
————————————
白色的厚重烟雾吞没了正在前进的列车车厢。
西弗勒斯的视线落在书上。






霍格沃兹特快列车又回到了九又四分之三站台。
西弗勒斯提着不算少但也绝对不算重的行李。
艾伦上前接过他的行李。
“走吧,西弗。”

回家了啊。
西弗勒斯想着。

艾伦笑了下。
到底是谁回家了啊。

评论(2)
热度(7)

© 锦齐肆感冒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