锦齐肆感冒了

我爱斯内普教授

【JPSS】不在意(八)

大量垃圾来袭警告!
非战斗人员迅速撤离!



至于排版……就先这样吧。






“一年级的新生到我这里来!”

半巨人的声音不得不承认是非常具有穿透力的,但是对于自己对自己施了个魔咒的西弗勒斯来说,也就是半巨人的嘴唇开合一阵的事。

西弗勒斯静静的站在一大群熙熙攘攘的小动物群的末尾,安静的行走着。

那些三五成群的小动物,大多都是在特快专列上结识,并且打算进入同一个学院一起共度在霍格沃兹的七年的。

关于这些,西弗勒斯觉得,自己可没有资格去揣度别人的思量。

毕竟他从来没有在霍格沃兹的特快专列上接触到什么特别要好的朋友。

西弗勒斯冷眼看着那些独树一帜的小动物们,他们魔杖尖端的光芒还不太稳定,但是已经很不错了——至少是相对于一年级新生来说。

西弗勒斯安静的坐到了一只空无一人的船上,看着莉莉与布莱克,莱姆斯以及一个陌生人共同坐在一艘船上说笑打闹……等等……

伊万斯……布莱克……莱姆斯……以及一个不知姓名以及学院的男生。

哈?

西弗勒斯抽了抽嘴角,环顾四周都没有看到据说还有空位的船以及波特家的卷毛巨怪之后,不得不暂时撤掉了自己的闭耳塞听咒。

“那个……西弗勒斯,没错吧?”

果然。

西弗勒斯拉下脸。

“我不记得我有允许一位波特姓的巨怪先生直呼我的教名。”

西弗勒斯毫不留情的讽刺着身侧自顾自坐下的詹姆。

哦……这感觉真是奇妙。

跟自己的未来宿敌坐在一艘船上……气氛似乎还有点诡异的和谐。

西弗勒斯扭头不让自己的视野里再出现一直在寻找话题的尴尬的詹姆。

算了……眼不见为净。

况且……分院仪式后,他就再也不会对于我友好交流有什么想法了。

巨乌贼的触腕在平静的黑湖湖面上掀起浪来,西弗勒斯看着它又隐入湖水,任由小小的船在湖面上随着波浪起伏。

巨乌贼看着恐怖,实际上是温顺又老实的。

这一点,西弗勒斯确定没有人会比经常进入禁林和黑湖边寻找魔药材料的自己清楚。

看着一年级的小动物们被巨乌贼吓的手忙脚乱,西弗勒斯只感觉到深切的疏离感。

算了,反正本来也没有什么朋友。

——船驳岸了。

西弗勒斯扯了扯袍角。

还是老样子。

新生们站在米勒娃教授的身前,但不巧的是,米勒娃小姐正好站在高高的台阶尽头,所以新生们只得站在台阶上,西弗勒斯很不喜欢着个位置,因为这个位置让他感觉很危险——当然,是因为潜意识。

潜意识认为随时可能掉下台阶的时候就会让人的大脑也认为他会随时掉下台阶,西弗勒斯对此无可奈何,大脑封闭术可拦不住施术者自身的意识。

西弗勒斯抓住扶手,用力到使他的指节发白。

“我希望你们能整理好自己的仪表。”米勒娃教授扫了一众小动物一眼,说不出的严肃以及认真。

布莱克家的未来变种狮子先生和波特家特产的头发宛若杂草的巨怪先生都有些窘迫的整理了自己的仪容,直到米勒娃小姐满意的收回目光。

新生们列队走进大厅,头顶的飘满蜡烛的一片,就像是没有月亮的星空——温柔而明亮。

就像艾琳。

西弗勒斯不由得想到他温柔痴情的母亲,这种失去控制的感觉促使他移开视线。

斯莱特林习惯于算计一切(是的,包括自己,不得不说,这一点和邓布利多的所作所为有异曲同工之妙),精确到不可以容忍一微米的误差——更何况是心神动摇这么大的错误。

西弗勒斯的指尖微动,给自己施了个闭耳塞听咒。

他一点也不想听分院帽唱歌。

一点也不。

丑陋破旧的棕色炼金物品。

咧开他那几乎把他自己分成两半的姑且可以称作是嘴的裂口。
裂口的上方,那些布料有些不自然的拧在一起,隐隐是眉眼的模样。

哦。

不管是看了多少次,看了多少年。

西弗勒斯都不得不承认。

他实在是无法适应这奇怪的外形。

当然,当他的视线落在三角凳上的时候。

不可避免的,西弗勒斯的情绪有些低落。

霍格沃兹的小动物们,要分散到四个不同学院去。

决定小动物们未来走向的炼金物品,却放在一个只有三个脚支撑的凳子上。

且不讨论是不是因为三角形的稳定性才选择这个凳子的这个可能性,因为这实在是不太可能,有四个角构成的凳子形成一个坚实的框架,虽然没有明确的数据显示比三角形的更加牢靠,但是从心理上给人的感觉也是不一样的。

三角形给人的感觉总是很锐利,就像……三棱军刺一样。

可靠的,也是危险的。

哦……话题跑偏了,是吧?

联系现在的情景想一想。

霍格沃兹一年级新生分院仪式,分院所用的炼金物品,四个不同风格的学院,一个只有三个脚的凳子。

难道不觉得突兀吗?

再想一想,如果凳子的每一条腿代表一个独立学院,那么一个凳子就代表一个独立团体,如霍格沃兹以及凤凰社或者食死徒(当然,如果以凤凰社或者食死徒为例,将是,凳子的每一条腿代表一个成员或团体内部的不同派系,而,如果是那样的话,我个人觉得不应该用凳子,而是用长桌来比喻更为合适。)

霍格沃兹有四个不同的学院,而分院仪式所用到的凳子只有三条腿。

那么这就可以理解为,有一个学院被排除在霍格沃兹这个大团体之外。

联系时间线上所发生的各种事件。

——霍格沃兹建校之后四巨头之一离开霍格沃兹。

而,离开的,正是蛇祖,斯莱特林院长,萨拉查.斯莱特林。

——当前新兴势力食死徒的首领,汤姆.里德尔,毕业自,霍格沃兹斯莱特林。

而,食死徒与以邓布利多为首的凤凰社,具有直接的观念与利益冲突。

又,里德尔先生学生时期,邓布利多的偏向性就十分明显了,斯莱特林和格兰芬多的矛盾,也在暗里进行着。

而,不巧的是,当前新兴势力食死徒,主要成员,生力军以及未来的新鲜血液,大多数都是斯莱特林。

——近期发生的学院矛盾,几乎都是因为斯莱特林和格兰芬多的冲突(思想上,行为上,甚至生活习惯上)

——现任校长,尊敬的阿不思.邓布利多先生,出自格兰芬多学院,优秀的领导者以及政治家,且具有明显且无可救药的偏向性。

而,既然现任校长出自格兰芬多。

格兰芬多与斯莱特林的矛盾向来激烈。

拉文克劳和赫奇帕奇都比较倾向于静观其变。

据以上推论,即可得出显而易见的结果。

——三角凳代表的三个学校。

——格兰芬多,拉文克劳,赫奇帕奇,为一个团体。

那么,斯莱特林现在在霍格沃兹中的地位就非常尴尬。

邓布利多的偏向性再明显,他的权力再大,也不可能平白无故的撤销一个学院。

四个学院是创始人的决定,自然是没有重大事件不可更改的。

而,都知道霍格沃兹创立于战乱时期,创办初衷就是为了给所有小巫师提供一个安全的学习环境。

也就是说,即使战乱再起,霍格沃兹停止办学(或者是撤销任意一个学院)也是他们的建校初衷所不允许的。

想到这里,西弗勒斯不留痕迹的微微皱起的眉眼又明显了些。
这件事情真的是越早解决越好。

毕竟当断不断,反受其乱。

但是问题是,目前并没有很好的解决办法。

不得不这样吊着。

着令西弗勒斯有些不愉快。

不过他再怎么不愉快,分院帽也不可能停止它的歌声。

(在此,有两个版本,同取材于百度,个人更偏向后者,不过前者更加符合霍格沃兹现在的情况,所以在此两个版本共同放出,可以调自己喜欢的看,不影响)

分院帽的歌声并不能穿透西弗勒斯的闭耳塞听咒。

哈,怎么可能会没有用?

那可是未来的地窖蛇王诶。
——————————
你们也许觉得我不算漂亮, 
但千万不要以貌取人, 
如果你们能找到比我更漂亮的帽子, 
我可以把自己吃掉。 
你们可以让你们的圆顶礼帽乌黑油亮, 
让你们的高顶丝帽光滑挺括, 
我可是霍格沃茨测试用的礼帽, 
自然比你们的帽子高超出众。 
你们头脑里隐藏的任何念头, 
都躲不过魔帽的金睛火眼, 
戴上它试一下吧,我会告诉你们, 
你们应该分到哪一所学院。 
你也许属于格兰芬多, 
那里有埋藏在心底的勇敢, 
他们的胆识、气魄和豪爽, 
使格兰芬多出类拔萃; 
你也许属于赫奇帕奇, 
那里的人正直忠诚, 
赫奇帕奇的学子们坚忍诚实, 
不畏惧艰辛的劳动; 
如果你头脑精明, 
或许会进智慧的老拉文劳克, 
那些睿智博学的人, 
总会在那里遇见他们的同道; 
也许你会进斯莱特林, 
也许你在这里交上真诚的朋友, 
但那些狡诈阴险之辈却会不惜一切手段, 
去达到他们的目的。 
来戴上我吧!不必害怕! 
千万不要惊慌失措! 
在我的手里(尽管我连一只手也没有) 
你绝对安全 
因为我是一顶会思想的魔帽! 
-- 引自《哈利·波特与魔法石》71-72页 
——————————
那是一千多年前的事情, 
我刚刚被编织成形, 
有四个大名鼎鼎的巫师, 
他们的名字流传至今: 
勇敢的格兰芬多,来自荒芜的沼泽, 
美丽的拉文克劳,来自宁静的河畔, 
仁慈的赫奇帕奇,来自开阔的谷地, 
精明的斯莱特林,来自那一片泥潭。 
他们共有一个梦想、一个心愿, 
同时有一个大胆的打算, 
要把年轻的巫师培育成材, 
霍格沃茨学校就这样创办 。 
这四位伟大的巫师 
每人都把自己的学院建立,
他们在所教的学生身上
看重的才华想法不一。
格兰芬多认为,最勇敢的人
应该受到最高的奖励;
拉文克劳觉得,头脑最聪明者
总是最有出息;
赫奇帕奇感到,最勤奋努力的
才最有资格进入学院;
而渴望权力的斯莱特林
最喜欢那些有野心的少年。
四大巫师在活着的年月
亲自把得意门生挑选出来,
可是当他们长眠于九泉, 
怎样挑出学生中的人才?
是格兰芬多想出了办法,
他把我从他头上摘下,
四巨头都给我注入了思想,
从此就由我来挑选、评价!
好了,把我好好地扣在头上,
我从来没有看走过眼, 
我要看一看你的头脑,
判断你属于哪个学院!
————————————
尖锐嘶哑的歌声像是锈迹斑斑的机器的金属齿轮不断相互摩擦而产生的使人牙龈发酸的交响曲,迅速的穿过在场大多数人的耳膜,使他们的听觉神经难受的向大脑发出尖锐的警告。

当然,也有一些小动物是聪明的,他们总是明白,自己需要提前给自己的耳朵一个闭耳塞听咒。

米勒娃教授在歌声之后就开始公事公办的念新生名册。

西弗勒斯撤了闭耳塞听咒,安静的听着。

走出队伍的小巫师有些显得怯懦,有些显得稳重,有些显得激动,而少部分则显得兴趣缺缺。

但无一例外的是,不管有多少,他们还是对自己未来七年将生活的环境充满了期待。

西弗勒斯看着,思绪有些飘远。

其实,他是挺佩服米勒娃教授的,从来都不偏不移,公事公办。

即使她心里还是有点偏向性的,但在自己处理学院均适宜的时候从来都把那些小小的私心控制的很好。

显然,在这一点上,没有人做得比她更好了。

邓布利多和自己则是做得最差的,他们的偏向性从不掩饰,邓布利多的偏向性明显,难道他的就不明显吗?

其实啊……开始的时候……

西弗勒斯也是有想要做一个公正的人的。

不过,蜘蛛巷尾长大的孩子,自然是明白公平公正是多么的不现实。

更何况是在校园期间一直经受着校园暴力但并没有得到真正的重视,解决以及安慰的孩子。

这么一对比,米勒娃教授简直就像是一个不可思议的上帝(或者说……梅林)

似乎拥有神明特有的第三视角。

她处理公事的时候,简直就像是一个没有感情的机器。

只不过她是格兰芬多的院长。

不得不说,格兰芬多整个学院的行事风格和他的行事风格简直是背道而驰。

西弗勒斯马上把思绪拉回。

那些都是过去了。

斯莱特林行为守则九十五:不要让太多的旧事占据了时间。

评论(4)
热度(47)

© 锦齐肆感冒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