锦齐肆感冒了

我爱斯内普教授

中秋快乐哦

依旧是拿学妹的手机在风尖浪口转悠
暴雨系列第三篇已经定了大型,还有一些调整。
大概在这个星期?
我不太确定。

JPSS
西弗勒斯看着天上与往日都不相同的圆月。
不管今天是不是什么特别有纪念意义的日子。
该死的狼人的毛茸茸小秘密是绝不会为这个名为中秋的节日改变。
西弗勒斯的指腹轻柔的拂过玻璃瓶的表面。
透过透明的液体可以清晰的看到天上的冷清圆月。
西弗勒斯扬起了眉毛,收好瓶子。
打开门,偷偷的从斯莱特林的地窖里遛出去。

禁林在这个该死的圆月之日说不准会有美妙珍贵的稀有魔药材料,西弗勒斯觉得自己应该可以去碰碰运气。
——一个好的魔药大师绝不会让珍贵的材料从自己身边溜走。
——他们往往明白抓住机遇。

当然,这个道理对于每个人来说都非常的简洁易懂。
理所当然的,格拉芬多的蠢狮子们多多少少也明白一点。
正如现在正在禁林里寻找黑发斯莱特林的乱发格兰芬多。

安置好在特殊日子里定期发狂,麻烦至极的朋友。
詹姆认定了他的魔药小天才在这个特殊的夜晚一定会来到禁林寻找可能出现的绝对珍惜的魔药药材。
这也是自己接近他的一种机会。
詹姆一边想一边寻找着。
他心尖上的斯莱特林毒蛇,此时此刻又会在哪里呢?

西弗勒斯在看詹姆的时候险些尖叫出声。
但在强迫自己冷静下来后,西弗勒斯确认了一下自己和他之间的距离……
转身……
抬脚就跑……

西弗勒斯虽然早就对这种情况做有准备,但是遇到了,果然还是会感觉到慌乱啊。
西弗勒斯清楚自己绝对不是什么大胆的人。
更何况,斯莱特林和格兰芬多向来不和。
他可没有兴趣迎接四人组举报自己夜游之后,迎接校长大人的单独谈话。
西弗勒斯身为斯莱特林,都敢放言。
「那个充满偏向性的噬甜老蜜蜂,绝对会把错都怪在斯莱特林这边势单力薄到,甚至可以说是孤立无援的一方上,而格兰芬多的该死的劫道者四人组,绝对是一些无伤大雅的惩罚。」

詹姆看着转身拔腿就跑的西弗勒斯。
是慌乱了一瞬间,就反应迅速的追了上去。
詹姆觉得自己格兰芬多追球手的敏捷,从来没有这么彻底而且超常的发挥过。
禁林郁郁葱葱的林木从身边掠过。
晚风像刀子似的刮在脸上。
身边所有的东西都急速的向后退去,詹姆觉得自己已经看见了那个总是显得神神叨叨的半人马了。
不过现在他的眼里只有前面那个黑袍翻飞的斯莱特林。

他总算是追上了前面那个黑袍翻飞的小蝙蝠。
“西弗勒斯!”
他大声的叫着。
并不是之前在其他人面前总是称呼的那个带着点羞辱性质的外号,而是西弗勒斯。
是「西弗勒斯」

黑袍翻飞的小蝙蝠总算是停下了,身子还没有转向詹姆,以独特的语言方式组织成的语句就传进了詹姆的耳朵。
“我认为我们没有相熟到可以互相称呼教名,波特家愚蠢的巨怪先生。”

“哦!西弗勒斯,你这样说话可真是令我伤心。”

“抱歉,为了我所说的语言使你伤心。但是请原谅,这实在不在我的考虑范围内,思考一个巨怪的奇怪脑回路实在不是我所擅长。”

“西弗勒斯!”

“我想我已经重复了不下两次,被波特家的巨怪先生那么称呼,身为一个斯莱特林实在是担待不起。”

詹姆伸出手抓了抓自己永远凌乱的头发,终于放弃了为自己争取这个可以直呼西弗勒斯教名的地位。
“我是说……中秋安康,鼻涕精。”

西弗勒斯把嘴唇抿成一条线。
“虽然我对这个称呼还是不太满意,不过也许波特家的愚蠢巨怪先生也许永远不会学会如何正确并且有礼貌的称呼他人。”

两个人之间陷入久久的沉默。
知道西弗勒斯再次开口。
“虽然不知道你所说的那个奇怪节日是什么,但是,为了您向我送上的祝福,中秋安康,愚蠢的波特巨怪先生。”






尖叫棚屋的地板上,正在发狂的狼人先生。
终于发现,在某个绝对不明显的角落里。
静静地摆放着一瓶透明的魔药。
魔药上明显老旧的标签,还依稀可以看出字迹。
「狼毒药剂」

评论(3)
热度(35)

© 锦齐肆感冒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