锦齐肆感冒了

我爱斯内普教授

暴雨(三)LMSS

马尔福庄园内某个僻静角落的亭子里,马尔福族长把书摊开放置在腿上,苍白的纤长手指以指腹轻轻按揉眼下不算重但绝对突兀的黑眼圈,微不可查的叹了一口气。
贵族华丽的咏叹调永恒不变的仿佛在赞颂着什么美妙的事物“这可没有你调制的魔药好用,你知道,荣光药剂对黑眼圈没什么作用。”
铂金贵族侧了侧头,身侧的位置依旧空无一物。
雨势渐猛。
铂金贵族的脸在暗沉的乌云下仿佛在放光。
苍白到不健康。
“我愚蠢的朋友啊,你什么时候才可以从那阴暗的地方回来?虽然,你喜欢那里,但,你要知道,我的愚蠢的朋友啊,我需要你。”隔着雨幕,看不清他脸上的表情“不只是因为魔药。”
书本被风吹起书页,最后发出一声脆响,猛的阖上了,泛黄的书页上的字里行间用银和绿作大段的批注,这是经常翻动的魔药书,但从书上的笔记来看,却绝不是马尔福一族的东西。
铂金贵族已经记不起他愚蠢朋友的音容笑貌了。
他认为这是因为他的朋友不常言语(虽然他一开口就可以让人想找个地缝钻进去)也不常笑。
已经不太清楚的少年时期的回忆里,似乎传来蛇类的嘶嘶低语。
也似乎只有蛇类的嘶嘶声。
“我愚蠢的朋友,你于我,远不止我形容的,那般重要啊。”
你比我口中形容的要重要的多。

那场雨一直下到了深夜。

铂金贵族的泪痕干了,在他白皙的脸上看的并不真切。
“西弗……”
正如铂金贵族辉煌的眼中,雨中,身着黑袍的瘦削身影也并不真切。
“你回来了啊,我愚蠢的朋友。”
铂金贵族走进雨里,家养小精灵马上为他撑开一把黑色的雨伞。
家养小精灵突出的眼睛好奇地看向主人注视的位置,在那之后又迅速的收了回来。
明明没有人啊……
卢修斯终于走到了那黑影近前,总算是把他的脸看清。
青白的脸,睁开的黑洞洞的双眼以及颈间的毒蛇牙印,无一处不彰显着他已经死去的事实。
「我回来了,我愚蠢的朋友啊。」
老旧书本的书脊上隐有流光耀目。
是西弗勒斯为他愚蠢的好友留下的,一个自主思想法阵。

“你身上可真是脏啊,我的朋友,难道跟我待在一起这么久了,你还是没有一点在意过自己的外表吗?”
卢修斯紧紧的拥抱着「西弗勒斯」

评论(2)
热度(26)

© 锦齐肆感冒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