锦齐肆感冒了

我爱斯内普教授

指套(邦信

突如其来的灵感怂恿我写下这垃圾。
莽撞的私心使我打上tag
另外,我真的不讨厌吕氏。





您的咕咕咕博主锦齐肆

敬上



(韩信

刺进胸膛的锋利竹刀带着奇怪的怜悯意味。

就像刘邦指套上流转的冰冷寒光。

都带着如出一辙的来自身居高位者高高在上的令人不爽的奇怪怜悯。

如是乱世,自是将才难得些。

但倘若盛世安稳,将比草贱。

咯吱咯吱。

咯吱咯吱。

仿佛清楚的听见竹刀锋利的尖擦过肋骨发出的令人牙龈发酸的声音。

咯吱咯吱。

咯吱咯吱。

仿佛听见索命鬼差的白骨相互摩擦挤压发出的令人不住颤抖的声音。

哎呀哎呀。

哎呀哎呀。

也许皇后吕氏也是用心良苦。

幸苦相国大人了,没想到你还会把我的话放在心上,还真是辛苦你了。

好吧好吧。

刘季啊。

再见了。

你是个好君主呢。

继续加油啊。

为了大汉的人民——至少他们很信任你的德行啊。





生命一点一点流失。





(皇后吕氏

不顾一国之母的仪态,亲手把最后一根竹刀郑重其事的插进黑色的麻布袋里。

她当然知道里面的安安分分没有一点挣扎的将军已经没了气息。

但她固执的想送这个无比骄傲功高盖主的忠诚开国大将最后一程。

端起侍女手中托盘上的酒。

慢慢的倒在黑色的麻布袋上。

啪嗒。

啪嗒。

红色的酒液渗入黑色的麻布袋。





本宫敬你。

淮阴侯韩信,当得本宫一声无双。





(丞相萧何

韩信。

重言。

愿你来世平稳无忧。





淮阴侯韩信韩重言。

本相敬你国士无双。

本相愿你来世无忧。











写萧何的时候就没有灵感了。

算是意识流。

毕竟我没有安排君主的戏份。
评论
热度(21)

© 锦齐肆感冒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