锦齐肆感冒了

我爱斯内普教授

我的好友 试读

他又回想起了一些无聊而又糟糕的事。

楚肖和他的小情人唇舌交缠,毫不避讳,放肆有张扬,比任何东西都来的刺目。

白河宇有些烦躁的把昨天穿的穿的衬衫丢进垃圾桶里,上面的脂肪和香水味,对于他来说格外令人作呕。

他不禁想,楚肖身上的衬衫是不是也有那种脂粉和香水的气味?

会不会和自己一样也觉得这令人作呕?

但他马上又讽刺自己般扬了扬唇角。

别再想了,天真又愚蠢就像一个幼稚笨拙的小鬼一样,只有你是特殊的,明白吗?

只有你是怪物,明白吗?


评论

© 锦齐肆感冒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