锦齐肆感冒了

我爱斯内普教授

疾病(LVSS)

L

我吹爆良太。



——为何你一直注视我

——仿佛我是你的囊中之物


西弗勒斯从来没有想过自己会被那位危险的大人注视着,密切关注。

但事实如此,那位大人仿佛已经把他纳入同一阵营一般,用巨大的黑色羽翼把他密不透风的紧紧包裹。

保护着他不受外界魔杖尖端奇异闪光的伤害的同时也隔绝他的视线里的阳光令他慌张无措彷徨迷茫无物依傍。

目之所及一片漆黑,只有那位大人的身影无处不在。


——看来我不论做什么你都不会让我走了


挣扎反抗毫无用处。

那位大人强大到可以把他的攻击全盘接下依旧如无其事。

再次被钻心刮骨击倒在地的西弗勒斯感觉痛不欲生,但还是颤抖着站起身来,听从那位大人的命令碰翻无数珍贵的药材取出藏在深处的药剂。

那位大人轻轻的亲吻他的额头,是他腹中不断抽痛,冷汗直冒。


——你一定是只寄生虫

——或者某种恶心的疾病。


不得不说,那位大人就像一只寄生虫,无时无刻不让西弗勒斯感到变扭,无所适从。

就像是染上某种烦人的疾病,全身上下没有一处是不被折磨得伤痕累累的。

西弗勒斯用力的抓住床单,可怜的光滑丝织物被毫不留情的弄脏拉扯,因为两个交/缠在一起的赤/裸/身/影。

西弗勒斯第一次知道自己瘦弱得这么无力。

就好比那位大人如果要硬来的,打飞他的魔杖后还不是轻而易举?

西弗勒斯感到恶心和痛苦。

或许是因为撕裂般的疼痛,或许是因为承/欢/人/下的屈辱。


——你的手指扼在我的喉咙上

——让我窒息


他被失控的那位大人扼在墙上,窒息感令他头晕目眩。

他屈辱的开始乖顺起来,因为他的朋友,他漫长记忆里带来少有的光明的阳光也将衍下所谓“救世主”。

该死的,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西弗勒斯被那位大人毫不留情面的扼住咽喉进退维谷。

西弗勒斯被自己的所作所为不留情面的扼住咽喉进退维谷。


——我一刻不停的以最快速度奔跑

——但只要我还活着就无法从你身边逃开


他不断反抗着,他希望那位大人可以留他的百合花小姐一条生路。

因为这个的原因吧。

他不得已的,被幽囚在那位大人身边。


——我可以逃跑或是躲藏

——但我绝对不可能死


他曾试图反抗。

也曾试图逃离。

但他绝对不可以死,因为那将使那位大人把视线放着他朋友的孩子身上。

他已经使他的朋友离开人世,所以绝对不可以再辜负她的希望。


——感染我,感染我

——你正试图感染我


因为那位大人而感染的疾病越来越严重了。

使人变得越来越糟糕的顽疾。


——而我必反击

——当你进攻时


他叛出的那位大人的阵营,成为了一位“伟大”的双面间谍。


——为什么你从不看看你都对我做了些什么?


西弗勒斯从不知道那位大人为什么不在意自己在他人身上留下了痕迹。

或许是因为这种事情做多了吧。


——无法定义我是什么?

——不!

——无法定义我是什么!


西弗勒斯已经不清楚自己是那边的了。

他看了看那位大人。

也许吧。

他只适合游走在灰色地带,默默扛起令人望而生畏的责任。


——对我而言你永远只不过是

——一种生化威胁罢了


西弗勒斯侧了侧头,轻吻令他恶心的那位大人的唇,放任那位大人蛇样滑腻的舌。


——捕食者吞噬着他们的猎物

——来让自己生存


那位大人渐渐疯狂不复往日英明。

他吞噬了不少东西。

使他们无法回头。


——但你企图捕食我的方式

——是我见过最恶劣的


西弗勒斯趴在床上,无声的流泪。


——你一定是只动物

——根本无法感受


根本无法感受我的挣扎惊慌。

不过那有什么关系呢?反正肯定不会被在意。


——你是头饿了几个世纪的怪物

——你将我当作你的食物


无止境的伤痛。

钻心刮骨。


——我以被感染


这该死的疾病,深入骨髓无药可救。

这使那位大人的身与他的心相连的疾病。


——而我将反击

——当你进攻时


西弗勒斯耐心的蛰伏起来。

梅林八百年没洗的羊毛袜!他可不想在打伤他时被自己的心痛与恶心的感觉狠狠凌迟。


——为什么你从不看看你都对我做了些什么!

——无法定义我是什么


为什么你从来不在意你对我做了什么?

为什么我会因为你的不在而无法定义我是什么?


——不!

——无法定义我是什么!


西弗勒斯讨厌不受控制的感觉!

非常讨厌。


——对我而言

——你永远只不过是

——一种生化威胁罢了

————————————

——你可以尽管大声尖叫

——我正清清楚楚地听着你的悲鸣呢


我喜欢你的悲鸣,这让我感觉到你是实实在在存在在我身边的。


——孤身一人的感受

——早使你身浸于恐惧


被我隔离保护着,那么你的眼里是不是就只有我了呢?

孤身一人的感受使你恐惧。

但无所谓。

伏地魔从来不是会在意别人感觉的那种圣人。


——这会让我赢得这场战争

——就在此时此地


我与你的战争,西弗勒斯。


——这事不会再纠缠下去

——因为我击倒……

——你。


我已经知道你在动摇。

我知道你还是成为了叛徒。

不,不,我才不生气,因为这样我就更有理由理直气壮地占有你了。


———————————

——为什么你从不看看你都对我做了些什么?

——无法定义我的本质


混乱逐渐加深,那么。我到底是希望怎么样呢?

好像连本质上的问题都已经无法回答了。


————————————

——你永远也别想忘记我给你的这些痛苦

——当你临终之前


让纳吉妮毫不留情地咬上他的颈部。

无痛的死亡可能是我最后的温柔了。

如果通过这个,能使你稍微不那么挣扎的话。


——记住我的名字


我希望你记住我的名字。

“维迪莫……或者汤姆·马沃罗·里德尔。”

无论是哪个,只要你记住就好。

至少要记住一个……




超链接:https://www.bilibili.com/video/av25807780/

疯人院真好。


评论
热度(36)

© 锦齐肆感冒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