锦齐肆感冒了

我爱斯内普教授

圣诞晚宴(圣诞节番外)

圣诞晚宴(圣诞节番外)


匆匆忙忙赶出来的,不要嫌弃我(;´Д`)

有一点点细节上的纪念苏解,看看你们的眼力(毕竟我认为我写的很明显:D


——灵魂的颜色肮脏而浑浊。


——外强中干,苍老无力。


“哦,看啊,多么糟糕。”西弗勒斯托着他向来反感的贵族式咏叹调,慢悠悠的抱怨着自己的衣着“这华而不实的昂贵衣物,就像是我外强中干的笨拙本质!”西弗勒斯扬了扬半边眉毛“明明徒有其表却备受瞩目,让人们尊敬,让他们不得不绞尽脑汁去思考恰当的形容词!这该说是极尽奢华的优雅还是铺张无度的浪费?”


“那是因为你莎士比亚悲喜剧看多了,我就不应该把哪些带给你。”墨灰摇头叹息,西弗勒斯却可以清楚发现他毫无悔意。


“我每年似乎都会在相差不大的日期问你同一个问题,请不要嫌我多余。”西弗勒斯把墨灰递过去的胸针认真的戴上,木质的蛇形胸针雕刻着来自东方的阵法——不得不说这确实可以保证西弗勒斯一世无忧。


虽然我们的地窖蛇王并不是苟且偷生的鼠辈——这一点毋庸置疑。


“巫师们为什么也会过圣诞节?巫师也信基督教吗?”西弗勒斯又一次问道。


“没有谁会不喜欢假期,也没有人会拒绝节日——只要是令人愉快的。”墨灰黑色的斗篷轻飘飘的无风自动,露出下面整齐的军绿色长风衣,双排扣显得墨灰的身材更加笔挺,可惜黑色的斗篷落下把他毫不留情的遮盖住了。


“你说的没错。”西弗勒斯点头肯定这个被重复了好几次的既定事实。


——霍格沃兹/圣诞晚宴——


餐桌上的烤火鸡油得西弗勒斯想吐——光是看看就是那样恶心,如果吃进嘴里那岂不是更加糟糕?


西弗勒斯看着餐桌上清一色的油腻食物瞬间就没了进食的欲望,脸色白的和墨灰的肤色一样。


斯莱特林的小蛇没有谁不为油腻腻的食物感到倒胃口,只有克拉布和高尔依旧在没有礼仪的大快朵颐。


啊,真是不美妙的圣诞晚宴。


斯莱特林的小蛇难得一致的想着。


当然了,小蛇们总是聪明——除了一些被看热闹的新生以外,基本都在来之前用过晚餐,西弗勒斯也请墨灰帮他准备了一些可以垫垫胃的小点心——东方的。


哦,梅林也不能要求一个只会做东方点心的东方鬼差去学习他完全不擅长的欧洲面点!


这实在是过于强人所难!


不过西弗勒斯可没有心情去时时关注一个鬼差——他的‘老朋友’就在这时向他走来。


该死的巨怪怎么不继续围着莉莉发散他该死的过剩荷尔蒙了?


西弗勒斯愤愤的想这,狠狠的咬了一口香甜酥软苹果派,决定无视向他走来的愚蠢四人组。


“为什么像对待你的杀父仇人一样对待这个可怜的苹果派?”墨灰的打趣很好的缓解了西弗勒斯的不满,使他平静了下来。


对啊,只是靠近了一点而已,说不定他们的目的并不是我。西弗勒斯苍白无力的自我安慰着。


哦,梅林三百年没有洗的羊毛袜。


“喂,鼻涕精。”顶着黑色杂草的波特先生嚣张依旧,西弗勒斯皱了皱眉,扫了他一眼后决定就当作没有听见。


“鼻涕精,你给我出来!”愚蠢的波特毫无礼貌——好吧,他本来就不懂得礼数教养怎么写。


“西弗勒斯,不去的话会被纠缠吧。”墨灰坐到西弗勒斯旁边,淡淡的说。


西弗勒斯扬了扬眉毛,起身向杂毛巨怪走去,而墨灰依旧好整以暇的坐着,悠闲的向西弗勒斯挥了挥手,欠揍的很。


—————————


“你有什么事?”西弗勒斯问,面对巨怪,西弗勒斯连毒液也懒得喷洒,反正只要他随便刺上几句这个巨怪就会被撩/拨得火冒三丈。


“你圣诞节来我家吗?”格兰芬多从来不擅长那些弯弯绕绕,他们一般直入主题。


“……需要我送你到医疗翼吗?”西弗勒斯默了半响才开口。


“我的脑子没有问题!”


“可我是个斯莱特林。”西弗勒斯平静的说,算是拒绝。


“我的母亲也是个斯莱特林!”所以你也没有问题。


“这完全不是一个概念好吧?!”西弗勒斯失态的惊叫。


西弗勒斯狠狠的把波特揍了一顿——用麻瓜的方式。然后一甩衣袖,逃也似的回了寝室。


虽然西弗勒斯发育不良的细瘦四肢并不能对皮糙肉厚的巨怪造成多大的损伤,但波特依旧扮演了几天重伤员,知道他确定西弗勒斯确实不在意——或者是早就看穿之后,终于消停了。


评论(4)
热度(31)

© 锦齐肆感冒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