锦齐肆感冒了

我爱斯内普教授

生日番外

有一点点的剧透(大概

令人头秃的质量和速度

快要月考了

今天的复习资料也令人头秃





一月九日。

西弗勒斯抿了抿嘴,悄悄地收回了想去拉墨灰衣袖的手。

墨灰这一段时间很忙,就算是机动队也开始有了任务,可见形势紧张。

在这种关头他不应该再耍小孩子脾气——毕竟他已经不能算是小孩子了,当然,他也没有兴趣做一个无知任性的巨怪。

“可惜霍格沃兹还没有放假。”西弗勒斯搅拌坩埚里的魔药,放下最后一个材料。

“放假了也不敢把你放到前线去,那里实在是危险,不适合宝贵的医疗人才。”墨灰发出一声轻笑。

西弗勒斯扬了扬眉毛,没有说话。




晚间

墨灰显出身形,摇摇晃晃的身形透出的尽是惨淡的倦意。

空气里的血/腥气味使西弗勒斯的神经条件反射似的紧绷。

“mo。”西弗勒斯起身。

“嗯。”墨灰伸手入袖,取出一个小小的蛋糕。

“我不是那个意思。”西弗勒斯把蛋糕随手放在一边,就伸手去探查那血腥味的来源“让我看看伤口。”

墨灰闪身躲过,好脾气的笑着,没有生气。

“我伤到他了,那个狡滑的家伙阵脚大乱。”墨灰难掩欣喜,但还是没有让西弗勒斯检查他的伤口。

“那真是好事,让我看看伤口。”西弗勒斯似乎一点言外之意也听不出来。

“伤口不在我身上!”墨灰还是笑。

“不信。”西弗勒斯生硬的哽道“血腥味很重。”

“先吃蛋糕。”墨灰向后退开半步,仍旧不愿让西弗勒斯检查伤口。

“……你这是找死。”西弗勒斯转身打开蛋糕的包装盒“不过你居然还记得我的生日……”西弗勒斯慢悠悠的拿起叉子扎起一块切好的蛋糕塞进嘴里“这倒是让我受宠若惊。”他的声音因为嘴里的蛋糕有些含糊不清,不过这并不影响他的发音。

“我不会忘了你的生日,西弗。”墨灰慢慢的靠了过来,然后倚在桌上看不出神情“这种日子意义重大。”墨灰脸不红心不跳的扯着不着边际的谎言“新的人生开始,难道不是?”

猫头鹰扑扇着翅膀从西弗勒斯开的魔法窗户闯进西弗勒斯的寝室,放下一份包装并不精美的盒子,西弗勒斯碾碎了一块曲奇饼干在盘子里然后推到他面前。

“似乎确实是这样的。”西弗勒斯淡淡的点了点头,不用打开就一眼能看出是谁的包裹。

除了莉莉还能是谁?

猫头鹰去而复返,又一次丢下一个包裹,毫不客气的叼走了西弗勒斯的最后一块曲奇。

“贪吃的家伙。”西弗勒斯摇了摇头,伸手把那个包裹取到近前,摸着麻瓜的通用手法顺利的打开了。

嗯……一个麻瓜朋友?什么时候?

西弗勒斯接住滑出来的明信片,翻过来看。

——————————————

致斯内普先生:

近来可好?

听莉莉说您的状态似乎通常并不怎么样,我和她很担心您的情况。

生日快乐。

没有什么是过不去的。

有什么事就写信与我吧,我很乐意在能力范围内为您提供便利。

还希望您多照看莉莉,您知道我从不放心她一个人。

虽然您和她不同学院,但还是希望您帮帮我这个不放心的姐姐,谢谢。

斯内普先生,生日快乐。

希望我的请求没有为你造成困扰。

您的朋友佩妮.伊万斯

1971.1.9

——————————————————

盒子里静静地躺着一盒饼干,简简单单的样子一看就知道不是西弗勒斯讨厌的那种甜腻得可以用来恶心人的不可以说是饼干的饼干。

西弗勒斯拿出一块慢慢的啃着,这样一小盒,足够他吃上很久了。

佩妮并不意外的了解斯内普的口味,因为他们都曾经因为热情的伊万斯太太的一块甜腻的白巧克力难受了一个下午。

“我想想……也许伊万斯小姐也对那块甜腻恶心的巧克力印象深刻。”西弗勒斯把饼干盒子取出来放在桌上,违心的皱着眉头讥讽。

然后拆开了属于莉莉的礼物——哈!一本新的笔记本!

即使这并不一定用得到,但西弗勒斯依旧为了莉莉的礼物而欢喜。

要知道如果是莉莉的话,一个笔记本可能就耗尽了她一段时间的积蓄……英镑和金加隆的兑率真是容易让人不满。

“莉莉……实在是受之有愧……”西弗勒斯抚摸着硬质的封面,上面简单的图案虽然深得西弗勒斯的挑剔眼光的青睐,但还是被西弗勒斯的理智拒之门外。

“伊万斯小姐都挺喜欢你啊。”墨灰突然开口。

“我知道你是什么意思。”西弗勒斯头也没有抬“但墨灰,你知道那只是个借口,我的执念太深太沉,不然我就不会还有灵魂存在。”没有执念的灵魂最易消散,天生万念俱灰的灵魂绝不存在,就连刚出生的婴孩也有属于求生本能的执念。

算不上尖锐的刺耳鸟啼几乎把西弗勒斯的鼓膜戳破,成功的把视线吸引过去。

“哦,马尔福家高调的该死金雕真应该好好管教管教。”西弗勒斯揉了揉自己的耳朵,黑色的头发油腻冰凉,悄悄地落在手指上,缠绕上指尖。

被高傲的金雕丢到桌上的小小包裹包装精致,银与绿格外亮眼,大抵是因为华丽繁琐的花纹吧,西弗勒斯只是看着就感觉眼晕。

“华丽的马尔福啊。”西弗勒斯叹了一口气。

这个大小的盒子内容物无外乎是首饰一类,比起那些华而不实的东西,西弗勒斯觉得还是一株夜光草来得有价值。

喂了金雕几颗水果打发走后才迅速解决了本就不大的蛋糕,西弗勒斯觉得自己像是刚打一场恶战。

看着莉莉送来的笔记本,想了想决定还是不要这么急着还。

莉莉是个骄傲的女孩子,她一定不乐意在众目睽睽之下甩面子。

西弗勒斯疲惫不已。

墨灰坐到西弗勒斯身边,静静地看着他,良久,才冒出一句“生日快乐。”




没有什么是过不去的,西弗勒斯最明白这一点。

就像他已经差不多放下内疚和赎罪的念头一样,天边的太阳悄悄的探出头来,猛的一剑刺穿永夜。


评论
热度(6)

© 锦齐肆感冒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