锦齐肆感冒了

我爱斯内普教授

誓逆 骄傲不可一世

爬墙许久的我,终于决定回来给党交党费。
非常颓废的日常脑洞,鬼都不知道我写的时候到底在想些什么。
估计也不会有多少人看,如果看了的话留个评论吧(拜托了)
在北极圈的我已经快冷死了(怎么好像我吃的都没有多少是大众CP呢)_(´_`」 ∠)_
设定是架空大陆的两只有翼部落首领。
然后背景世界观用我给我儿子的(两个儿子会有客串)
名字为了方便,就只打两个字,大家认得出来就好∠( ᐛ 」∠)_(得了吧,这样下去又要被打死了/主要是觉得两位的名字太尴尬了吧_(´□`」 ∠)_很出戏啊。)
比较意识流,不可以接受请自动退出。
今天也一如既往的废话众多。

说实话,无誓完全没有想过要让日日与自己针锋相对的人——或者说有翼者(怎么样都一样,说到底都是拥有相同的祖先的,毕竟有翼者与人之间可没有生殖隔离)成为自己的阶下囚之类的,所以……当他看到地牢里的逆流时,其实是很懵逼的。
但是首领的面子终究是必须得架住的,他的族群已经不再与以前相同了,野心家大有人在,身为首领的他是不可能露出任何一点小尾巴的,要知道,一旦被人抓住把柄,不单是可能失去首领这个位置,更有可能会连命也一起丢掉。
而,无誓这个人可是向来惜命的。
不然你以为他为什么可以在当初那个战乱动荡的年代存活下来?哦,不,当然不,我说的怎么可能是趁战乱逃离呢?我说的只是他善于利用人心来达成自己的目的罢了。
咳咳,看起来似乎扯得稍微有些远了。
无誓看着逆流许久,他冰冷锐利犹如最锋利的利刃但同时又充满着生机的眼睛倒映不出什么东西,他依然是那个逆流而上,骄傲不可一世的非邦交有翼族首领。
无誓稍微有些迷茫和混乱,他不知道这样毫无改变的逆流到底是好还是坏。
他太过于骄傲了,之前得势的时候肯定得罪了许多势力,不过好在那时候他还知道收敛一点,并没有结下过多过大的仇家,但是现在不好说了。
“你为什么会在这?”无誓询问他为什么会出现在地牢,按理说,如果是这种级别的人物,如果关进地牢,一定会有人跟他通报,以避免发生多方冲突以及对外口径不一的情况。
逆流偏了偏头“这个你不应该知道吗?身为……首领。”他停顿了一下,有意无意的加重了末尾两个字,他的语言宛如一柄尖刀恶狠狠的刺进无誓的心脏,不过实际上并没有对无誓造成半点物理伤害,当然,他也并不指望,只是一句话就逼得当今最得势的有翼族的首领乖乖落入他的圈套“我不过就是沿着我的势力范围边缘散步。”逆流表达的什么意思无誓不可能不清楚,但也只略微点了点头。
在野心家的眼线面前与非邦交有异族首领的关系太过于密切,可不是个好主意。
“多有得罪。”无誓让身边的守卫去找狱卒打开的铁质的栅栏门。
他本来是去审视另一个犯人的,不过现在跟逆流比起来,那也没什么重要的了。
逆流从地上站起身,优雅的拍了拍衣服上的尘土,好说歹说,也是一个有点势力的有翼族的首领,时刻保持得体的仪态是基本修养,这一点,即使对于性别为雄性的他来说,依然有用。
“先回去吧。”无誓让逆流和自己并肩而行,不着痕迹的轻飘飘几步,就巧妙的挡住了野心家的眼线的视线。
至于他口中说要回哪里,逆流总不能指望人家的首领把自己弄回自己的地盘,所以当然是他们的皇城。
————————
关于为什么会出现皇城或者地牢之类的东西,其实有翼族部落的组成结构相对于一个部落来说,更像是一个完整的社会体系,不过不同的是,他们的领土划分是按照人民的活动范围的划分(有多少人拿多少地)居住也相对集中,聚居地的中间有相当一部分的地方,由族群中拥有权力与金钱的人群使用,这个一般被称之为皇城。
其他没什么特殊的,都差不多跟人类的社会体系一样。
————————
无誓最后安然无恙的把逆流送回了他的部落,毕竟他总不可能在人家还在自己皇城的时候下手,嫌疑太大了,更何况,他根本就没有想过打破与这个非邦交部落之间的微妙的平衡关系。
相安无事是最好的。
伊蒂亚斯推开招待室的门,无誓并不对此感到意外。
“你不为自己的部落争取一点利益吗?不要整天想着掺合进这些事来,里面关系可乱的很。”
伊蒂亚斯行过礼之后才开口“感谢您的关心,但是您真的希望我从您的部落里榨取利益吗?”蓝色的眼睛里凝着沉重的冰冷“毕竟我不是那种普通的外交使,他的行为注定了我必定不会为他的部落带去太多的好处。”
无誓笑了笑“我现在倒是有点可怜他了。”
“不过看起来您显然更加热衷于看热闹。”
“哦,看起来确实是的。”
————————
无誓明白,他们两个都太聪明太骄傲了。
他们两个都不可能为对方放下自己手里的权势,那实在是像小孩子的过家家一样天真的想法。
但凡是品尝过权力滋味的人,都不可能放下。
当然了,前提是你不是圣人。
否则那实在太过于艰难,不是吗?
说到底呀。
无誓还是觉得,相安无事会比较好。
你不知道我的感情,那没有关系,反正这段感情从一开始就注定了是见不得光的存在,都忍了这么久了,再继续忍耐下去,一辈子都没有关系。
只要他能在阳光下,无誓只要能看见他依然活的骄傲不可一世。
只要那样就没有关系了。
只要看到他依然活的骄傲不可一世。
谁不是骄傲的人呢?
谁不是呢?

————————
写到最后,真的是看着就感觉内容空洞。
大写的尴尬。
所以你们明白为什么意识流了吧?

我,真的写不出更加好的东西了(不过以后有机会会修改一下)
下一次小心底特律AU
两位一场异常仿生人的相遇。
大概是两位都是军用型/造价高昂。
存在魔幻一般的副CP。
猜测大概也是个意识流。

评论
热度(3)

© 锦齐肆感冒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