锦齐肆感冒了

我爱斯内普教授

关于医生和HP的兼容性

两个临床经验和理论基础都非常过硬的权威医生穿越HP(这没有办法呀,你总不能让我把整个医院都搬过来对吧,这样不太合理——即使穿越这件事就已经已经不科学了)
和斯内普和庞弗雷(从邓布利多手里挖过来的人),以及从麻瓜界招来的医生,一起从梅林手里抢人的故事。
不黑蛇院,不吹狮院(反正都是被疾病威胁的潜在患者)
另,所需所有医疗器械及药品(比如,无影灯,手术台,注射器,心电图,呼吸机,高压氧舱,阿司匹林,肾上腺素),均被储存在两位医生共同持有的异常空间中(不过这样说起来还是搬整个医院过来方便一点,反正得把器械和药搬过来了)

一闪而过的片段(我估计我都不会动笔)

“听说过扁鹊三兄弟的故事吗?”男人笑得高深莫测,镜片后的眼睛眯了起来(扁鹊三兄弟的故事,稍后我会把文案贴出)

“你要是想救助病人,你就不能穿得跟个黑死病医生一样,这样会给患者造成压力的。”奇怪的男人把手臂上挂着的新买的白色巫师袍递给西弗勒斯,庞弗雷夫人站在他旁边肯定的点了点头后补充道“以及不要老是板着脸,这个样子当一个严肃的教授比较合适,但是显然不适合医生。”(虽然说这样的医生不是没有,但是要知道,一个身患重病的患者,肯定是希望有一个……不说充满阳光,至少都要是温柔且负责任的医生)

如果有人要写跟我说一声,我写出来的概率可不大。

P.S.
出自《鶡冠子·卷下·世贤第十六》

原文如下

魏文王之问扁鹊耶?

曰:“子昆弟三人其孰最善为医?”

扁鹊曰:“长兄最善,中兄次之,扁鹊最为下。”

魏文侯曰:“可得闻邪?”

扁鹊曰:“长兄于病视神,未有形而除之,故名不出于家。中兄治病,其在毫毛,故名不出于闾。若扁鹊者,镵血脉,投毒药,副肌肤,闲而名出闻于诸侯。”

魏文侯曰:“善。使管子行医术以扁鹊之道,曰桓公几能成其霸乎!”

译文如下

魏文王问名医扁鹊说:“你们家兄弟三人,都精于医术,到底哪一位最厉害呢?”

扁鹊回答:“长兄最好,中兄次之,我最差。”

文王又问:“那么为什么你最出名呢?”

扁鹊答说:“我长兄治病,是治病于病情发作之前。由于一般人不知道他是在事先就铲除了病因,所以他的名气无法传出去,只有我们家的人才知道。我中兄治病,是治病于病情初起之时。一般人以为他只能治轻微的小病,所以他的名气只及于本乡里。而我扁鹊治病,是治病于病情严重之时。一般人都看到我在经脉上穿针管来放血、在皮肤上敷药等大手术,所以以为我的医术高明,名气因此响遍全国。”

(最后一句话百度没有找到,等我再翻翻)

评论
热度(2)

© 锦齐肆感冒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