锦齐肆感冒了

我爱斯内普教授

【JPSS】不在意(二)

这一段可能写的有点牵强,如果小天使们可以提出建议,我会改的。
以及我所说的雷点要来了。
伊万斯姐妹的CP向可能会比较明显。
我觉得我吃的可能都是北极圈cp
ヾ(❀╹◡╹)ノ~

—————————(时间线飞速跳转)

西弗勒斯长成了少年郎的清俊模样,墨灰化成的英国短毛猫却依旧是幼猫的样子,反差着实是大了。

西弗勒斯抱着怀里的墨团团似的苏格兰折耳猫幼崽,愣愣的发呆。

就像西弗勒斯说的,斯内普家的悲惨遭遇是由种种客观因素的堆积造成的,西弗勒斯的魔力暴动只是一个触发点罢了。事实证明就算是西弗勒斯这次没有魔力暴动,斯内普夫人也依旧是被家庭暴力的可怜的痴情女巫,西弗勒斯也依旧是被迁怒的小混血巫师。

命运轨迹并不会因为什么而轻易改变,除非西弗勒斯就是那个根本原因,但可惜的是,关于斯内普家的悲剧,西弗勒斯也只是其中一环的直接原因而已,所以这一次西弗勒斯也无可避免的失去了家庭。

墨灰化回人形,依旧是那一身冥府鬼差的装扮。

从黑色的袖口里伸出白的不正常的手指,小心的拾起一片破碎的玻璃,举起来,放在阳光里观察,绿色的避光玻璃在阳光下反射出耀眼的锐利的光。

“今天是个重要的日子。”墨灰晃了晃身形,玻璃上的反光就跟着晃了晃,险些耀了西弗勒斯的眼。

“我知道。”西弗勒斯摸摸霉(墨团团似的苏格兰折耳猫幼崽)的猫毛,霉发出表达舒服的呼噜声“今天是遇见莉莉的日子。”他的表情毫无波澜。

“你不是爱着那个姑娘吗?”墨灰漫不经心的问道。

“墨灰。”西弗勒斯依旧在摸霉的毛“你也心知肚明不是吗?”

“……”墨灰沉默着点头。

莉莉.伊万斯是西弗勒斯.斯内普的第一个好友。

也只是第一个好友罢了。

——————————

西弗勒斯把自己藏在不远不近的灌木后,静静的看着不远处伊万斯家的姐妹。

莉莉.伊万斯和佩妮.伊万斯。

西弗勒斯看不出痕迹的微微皱眉。

有什么不对劲。

佩妮.伊万斯?

是因为她吗?

西弗勒斯察觉到有些什么不一样了。

佩妮.伊万斯对莉莉.伊万斯的态度不大对劲。

准确来说,是非常不对劲。

西弗勒斯突然注意到墨灰好像不见了。

与此同时,莉莉.伊万斯脚边一只灰色的幼年英国短毛猫发出叫声。

佩妮.伊万斯抱起不知道为什么出现在她们那边的墨灰,有一下没一下的慢慢抚摸着他的毛,墨灰配合的发出表示舒服的呼噜声。

西弗勒斯挑了挑眉,从草丛后绕出来,向着墨灰伸出手示意他回来。

墨灰被佩妮抱在怀里也是无奈,挣扎着从佩妮的怀里跳到地上,迈动自己的小短腿回到西弗勒斯身边,靠着西弗勒斯微凉的手感受他的抚摸,一抬头就看到了西弗勒斯冷得可以的脸,虽然他平时也是这样的,但墨灰明显可以感觉到地窖蛇王的威压正在一点一点的笼罩在自己的周围,他听见西弗勒斯用自己独特的语言方式配合还略微有些稚嫩的低沉的声音说“我以为你的脑子里仅有的一点脑浆足够让你控制好自己的行为,先生。”
墨灰尴尬的又蹭了蹭西弗勒斯的手,然后就被西弗勒斯抱了起来“抱歉,小姐们,希望我的猫没有打扰到你们。”西弗勒斯拍了拍墨灰的身体“它一向不是很乖。”从始至终都是标准的死人脸,让人说不出哪里不对却感觉冷冷的仿佛被蛇类盯上。

“没有关系,可爱的生物应该被尽可能的纵容。”佩妮礼貌的笑了笑,看了看西弗勒斯身上过于肥大的衣物“我叫佩妮.伊万斯,那是我的妹妹莉莉.伊万斯,你好先生。”

莉莉从秋千上下来,走到佩妮的身后“你好先生,请问你是……?”她似乎有些不满佩妮的不理不睬,手中渐渐的凝出一只蝴蝶来,只是颜色不太明亮,暗沉沉的,正好被西弗勒斯看见。

“西弗勒斯.斯内普,很荣幸认识你们。”西弗勒斯拍了拍墨灰的背,墨灰听话的从西弗勒斯的怀里跳出,他知道西弗勒斯要开始了,他看着西弗勒斯的手指微抬了抬“那个……伊万斯小姐,请原谅我的失礼,你是……巫师。”

莉莉显然有些疑惑“我不吃人,先生。”她也稍微有些吓了一跳,手里的蝴蝶立刻又散开了,正好佩妮看见了,不置可否的挑了挑眉。

西弗勒斯状似局促的拉了拉自己肥大的外套,事实上他只是还没有习惯这肥大过头的外套“并不是所有巫师都邪恶,那是麻瓜的童话。”

佩妮拉过莉莉的手,一下一下安抚她妹妹有些失控的情绪,这使西弗勒斯终于肯定了自己的猜测——佩妮.伊万斯不是他印象里的佩妮.伊万斯了。

西弗勒斯抿了抿唇,淡淡道“两位的感情可真好。”

佩妮看了西弗勒斯一眼,微微扼首“斯内普先生也知道,莉莉昰我的妹妹。”

西弗勒斯也点头“我知道。”他当然知道伊万斯家的姐妹这一次的关系并没有闹的很僵,但他也没有一定要保持什么的奇怪偏执,当然也没有毁灭什么的变态欲望与必要。

墨灰蹭了蹭西弗勒斯的裤管,西弗勒斯把他抱了起来,向伊万斯家的姐妹道别后就快步离开,墨灰毫不怀疑,如果他依旧是之前的那身黑袍,那黑袍一定是在这个男人身后翻滚着,为他迎风造势。

莉莉拉着佩妮的手,看向西弗勒斯的背影,抿了抿嘴“佩妮,我不是……”

佩妮拍了拍莉莉的手“如他所说,你是个巫师。”佩妮安抚着莉莉“他没什么恶意,莉莉,放心。”佩妮相信自己(上一世)从商多年的经验,那个西弗勒斯的身上可没有什么算计的臭味,事实上,那个西弗勒斯的身上甚至干净的过头了。佩妮看了看有些暴躁的莉莉“你在担心什么?我又不会嫌弃你。”犹豫了一下“不过这件事也不可以乱说,也不可以让那些心怀不轨的人知道。”佩妮拉起莉莉,一起回了家。

评论(1)
热度(39)

© 锦齐肆感冒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