锦齐肆感冒了

我爱斯内普教授

【JPSS】不在意(三)

活在对话后的思考里的詹姆巨怪先生。
有一点点可怜。
求你们了,让我知道我应该怎么改_(´□`」 ∠)_
我的脑子以及爆炸了。

佩妮眨了眨眼,显得有些呆滞,她看着依旧站在不远不近处的明显有些不耐烦的西弗勒斯“斯内普先生?”

西弗勒斯看了看她们,微微扼首表示歉意,即使他的声音依旧是阴沉而独特的“昨天的事,非常抱歉,是我唐突了。”不用说也知道是道歉给谁听的,佩妮看了一眼莉莉。

“我没有关系,斯内普先生不必介怀。”莉莉摆了摆手,她还要谢谢西弗勒斯让她认识自己呢,佩妮说了,让她无知才是真正的害她“斯内普先生有时间和我们讲讲巫师的世界吗?”

西弗勒斯挑了挑眉,虽然有些诧异,但还是点头应了下来“好的,伊万斯小姐,只要你们有时间。”墨灰喵喵叫了几声,直到西弗勒斯伸手挠了挠他的背。

反正……

西弗勒斯想着。

现在这个样子也是不可能接触到坩埚的,制作魔药什么的,连拿起搅拌棒,对于现在这个身体来说都太过于困难(当然,这里的困难主要是指没有器材)打工之外的这么多时间,既然是没有什么安排的,那么给这两个姑娘讲讲关于巫师界的事情倒也是不错的选择(至少可以打发时间,顺便可以不那么早回蜘蛛巷尾,西弗勒斯一点也不想回去面对那对可悲的夫妻)
西弗勒斯把嘴唇抿成一条线,他不太喜欢这种类似于逃避的做法,可是他没有办法控制自己,上一次,自从成为了霍格沃兹的教授之后,他就再也没有回到蜘蛛巷尾过,他没有办法控制自己,他无法控制自己选择逃避,也许真的是因为童年阴影的原因。

蜘蛛巷尾的路窄得只能容许两个人并肩行走,但是蜘蛛巷尾的人少,所以这一点倒是没这么突兀,其他的小道上偶尔有一闪而过的黑影,不过这对于生活在蜘蛛巷尾的人们来说,都是习以为常的事。

西弗勒斯转入一个拐角,里面是一条漆黑的典型蜘蛛巷尾的小道,西弗勒斯只走了一段路,就感觉到身后有一群人加快步伐走近了,说实话,就只看他们此时急躁的行为,就知道他们的脑子肯定比巨怪大不上多少,西弗勒斯暗自感叹道。

西弗勒斯不动声色的转身,阴影里的黑色眼睛翻滚着这个这个年纪不应该有的阴霾与冷漠,史上最优秀的双面间谍先生理所当然的在他们盯上他的瞬间就发现了他们,冷冷的从鼻子里哼出不削的音节,阴沉沉的孤僻的小男孩的确是很好的下手对象,西弗勒斯当然也知道自己看上去是有多么的孤僻好欺负,你以为劫盗者四人组真的蠢到会为了一个格兰芬多的百合花,詹姆斯.波特的心上人而跟他作对一整个学生生涯吗?如果真的只是这样的话,那么他们的智商未免过于低了。所以西弗勒斯并不是很意外。

“有什么事吗,先生们?”西弗勒斯扬了扬半边眉毛,斯莱特林式的嘲讽表情“先生们跟了很长一段时间了吧?”那些人逆着光,而且蜘蛛巷尾的光线本来就不好,西弗勒斯可看不清楚他们的表情,不过他猜他们肯定是气急了,他看见他们颤抖着紧握的拳头。

“蜘蛛巷尾的规矩,难道你还不明白吗?”长得瘦瘦高高的一个类似于领头羊的男孩子对着西弗勒斯伸出手,不过当然,在蜘蛛巷尾,这并不代表着善意“当然是来向你要东西了,这里可没有什么单纯的人,你是知道的吧?”

瘦瘦高高的领头羊似的男孩子,收获了他同伴毫不吝啬的夸奖,但也不难听出这些恭维里有几分是真心。

“蜘蛛巷尾的人都不是什么简单的人,这一点谁不知道呢?也只有你们空空如也,一滴脑浆也没有的脑子才会认为我不明白吧?”西弗勒斯嘴角勾勒出一个嘲讽的弧度,当年吓退了无数小动物的怪异微笑,现在也功力不减。瘦瘦高高的男孩往后跨了半步“这个巷子里厉害的人很多,当然,愚蠢的人也不少。”西弗勒斯慢慢的往外走,鞋子敲打着青石板路发出不太清脆但也不算沉闷的声音,不像教堂沉重的钟,但却具有相同的威慑效果。

他每往外迈出一步,那群男孩就害怕的往后退一步。

那群男孩一退出小道,就马上消失在蜘蛛尾巷里了——至少他们认为是这样。

西弗勒斯拉了拉因为过于肥大,而差点离开肩膀掉在地上的外套。

——不过是社会底层的杂碎。

——甚至比巨怪还不如的蜉蝣。

——————————

霍格沃兹的猫头鹰准时到来。

在西弗勒斯确认自己已经在周围那些可以找到的图书馆中,找到自己感兴趣的资料并且吃透之后的11岁生日。

信封依旧是用厚重的羊皮纸做的,地址是用翡翠绿的墨水书写。没有贴邮票。信封上边有一块蜡封、一个盾牌纹章,大写“H”字母的周围圈着一头狮子、一只鹰、一只獾和一条蛇。

西弗勒斯垂了垂眼睑。

不得不说,再次看见这封信,西弗勒斯有一种恍若隔世的感觉。

魔药大师苍白并且微凉的手指用指腹抚摩着羊皮纸,半响才用稍微平稳了一点的手打开信封。

墨灰拍了拍西弗勒斯的手背,算得上是一种安慰吧。

黑色的面具边跳出几缕灰色的头发。

评论(10)
热度(26)

© 锦齐肆感冒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