锦齐肆感冒了

我爱斯内普教授

没有名字

就是我上次说的那个脑洞。
一时兴起码了一小段。
我看着开心就好。
反正只是一时兴起写出来的东西,不要这么在意。

李纤云很懵逼。
李纤云非常非常懵逼

他又莫名其妙的穿越了。
穿越回了自己原来的世界。

说实话,
这实在是让人不知道该高兴还是该伤心。
他有些不舍,不舍得那边的一些事和人。
他也有些高兴,高兴自己终于可以回到正常的生活中了。

当然,更多的还是诧异。
诧异自己在那边呆了这么久,回到原来的世界,开学的时间都还没有到,李纤云双手攥着那张薄薄的录取通知书。
来自北方的那所艺术学校——那个他之前一直梦寐以求的地方。

“扣扣。”
敲门声响起。
李纤云从地上站了起来,走向门口。

李纤云有些更加懵逼了。
门口这个长得跟他一模一样,并且自称东方纤云的男人到底是谁呀?

“你好,我是东方纤云。”
“逍遥门大师兄,东方纤云?”
“正是你所想的那样。”
“……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那么……找我有什么事呢?”
“我……只是想来看看你收拾好东西没有。”
“……”

李纤云低头看了看自己手中攥着的录取通知书,又抬头看那个自称东方纤云的奇怪男人。

“你怎么知道……”

话还没有说完,看着东方纤云那似笑非笑的模样,李纤云也知道他是肯定不打算回答自己的问题了,声音也渐渐小了下去。

“赶紧收拾完东西,我们一起走吧。”
“……好,同窗一场难得。”

——————————
李纤云当然是不打算再去探究那些疑点了。
例如自己究竟是怎么了,为什么会突然回到原来的世界,自己身边这个自称东方纤云的男人到底是怎么回事。
当然,他也没有精力去探究了。
毕竟对他来说,活着就是硬道理。
既然没死,又去在意那些干什么呢?

在上飞机之前吃了点东西,李纤云自然是不打算再去食用飞机上实在是不怎么样的食物——好吧,其实飞机上的食物还是比较好吃的,只是李纤云还不是很习惯就对了。

东方纤云靠在椅背上,闭着眼睛像是睡着了的样子。
李纤云估摸着他是真的睡着了,才放开自己的视线肆无忌惮的打量他。
长得和自己一模一样,这实在是难以让人不怀疑他们的关系。
如果不是身份证件上完全不同的出生地点,籍贯以及但是面上看就知道的截然不同的气质。
那么,就真的是一个人了。
李纤云叹了一口气不知道是为自己,还是为了其他的什么。

一只手轻轻地搭在李纤云的脸上,偏低的体温显然是刺激到了李纤云。
他把东方纤云的手从自己的脸上拿了下来握在手里。

“你这家伙是在冰里休息的吗?为什么体温会这么低?”
“不,我的体温本来就……”

李纤云自然是没有等他把话说完。

“所以在我们这里呆了差不多两个月,还是没有稍微提升一点?”
“是那样的没错。”

李纤云感到很奇怪,他记得自己所在的城市,夏天可是可以热到中暑的,为什么东方纤云在这里呆了差不多两个月,体温非但没有升高到正常人的标准,反而像他口中讲的,好像有些下降呢。
不过,算了。
就像他说的,他的体温可不是因为我们这边的环境因素。
那显而易见的,我们这边的环境因素当然不会影响到他。

————————

评论
热度(10)

© 锦齐肆感冒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