锦齐肆感冒了

我爱斯内普教授

伏特加

即兴随笔,内容并没有经过考虑。
慎入。




白桦林里枯坐着毛熊和兔子
两个人谁都没有先开口
“唉,大哥,喝茶。”
这可能是最后一次递给你茶杯了吧。
兔子眨了眨眼,巧妙的盖过了眼里一闪而过的怪异。
毛熊接过,捂在手里。
“这是最后一次坐在一起了吧,怎么不带伏特加过来呢?”
字里行间带着嫌弃,毫不遮掩。
但最后还是抿了一口杯中茶汤。
“太烈,伤胃伤肝。”
兔子手里也捂着一杯茶,却没有喝。
毛熊注意到了,笑笑,权当没看见。
“我都这样了,还怕什么呢?”
反正都是行将就木的人。
就算是我撑过了这一阵不死,你们也还会找其他的方法来弄死我吧?阴谋诡计,谁不通?都是生意场上的老对手,倒也知根知底,反倒明朗些。
“……是,我欠考虑了。”
兔子的长耳朵在秋风中抖了抖。
一片枯黄的树叶落在上面。
“……有多少人想我死,我都知道。”
“嗯。”
毕竟超级大国,兔子想着。


就这么枯坐着,直到毛熊手里的茶杯跌落到地上。
兔子没有回头,他知道。
他的身后哪还有他的老大哥。
有的也不过是……随着秋风飘散的粉尘。
兔子把身后藏着的伏特加拿出来。
白桦林里的秋风也乱了。
就好像是他的老大哥看到了,正在生气的指着他。
“我说了,伏特加太烈,太伤胃肝。”
“不过都已经到这种地步了,就算了吧。”
兔子打开伏特加,手腕翻转,酒液尽数润进土里。
“这可以算是圆了你的心愿吗?”
兔子从地上站了起来,长耳上的秋叶滑落,落到旁边的堆满落叶的地上,再也寻不见踪迹。
“不过我想我大抵是没那个资格的。”
“一路走好。”
最后一句话飘散在风中。
——不要回来了。

评论(5)
热度(33)

© 锦齐肆感冒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