锦齐肆感冒了

我爱斯内普教授

【JPSS】不在意(四)

我求你们了告诉我你们希望我怎么写(大纲当然不会改但我会尽量写一些你们希望的小细节)
另外,因为存稿已经差不多码到霍格沃兹的校园生活了,所以我要去再读一遍四个学院的院训,特别是斯莱特林和赫奇帕奇(毕竟存在感太低的学院行事风格很难把握)力求贴合原著吧(我尽量)
我翻了翻我之前发的,是不是更的太少了?
更新得这么慢质量又不好又少……
是我的错!我会加油的!
欢迎捉虫,谢谢轻拍,拒绝引战言论,谢谢配合
可能有些地方看得不太舒服,对不起,请告诉我我应该怎么改,拜托了!



魔药大师苍白并且微凉的手指用指腹抚摩着羊皮纸,半响才用稍微平稳了一点的手打开信封。

墨灰拍了拍西弗勒斯的手背,算得上是一种安慰吧。

黑色的面具边跳出几缕灰色的头发。

——————————

霍格沃茨魔法学校校长:阿不思·邓布利多(国际魔法联合会会长、巫师协会会长、梅林爵士团一级魔法师)
亲爱的西弗勒斯先生:
我们愉快地通知您,您已获准在霍格沃茨魔法学校就读。随信附上所需书籍及装备一览表。学期定于九月一日开始。我们将于七月三十一日前静候您的猫头鹰带来您的回信。
副校长(女)米勒娃·麦格谨上。
霍格沃茨魔法学校

[制服]一年级新生需要:
1.三套素面工作袍(黑色)
2.一顶日间戴的素面尖顶帽(黑色)
3。一双防护手套(龙皮或同类材料制作)
4.一件冬用斗篷(黑色,银扣)
请注意:学生全部服装均须缀有姓名标牌

[课本]全部学生均需准备下列图书:
《标准咒语,初级》,米兰达·戈沙克著
《魔法史》,巴希达·巴沙特著
《魔法理论》,阿德贝·沃夫林著
《初学变形指南》,埃默瑞·斯威奇著
《千种神奇草药及蕈类》,菲利·达斯波尔著
《魔法药剂与药水》。阿森·尼吉格著
《怪兽及其产地》,纽特斯·卡曼著
《黑暗力量:自卫指南》,昆丁特·林布著

[其他装备]
一支魔杖
一只大锅(锡制,标准尺寸2号)
一套玻璃或水晶小药瓶
一架望远镜
一台黄铜天平
学生可携带一只猫头鹰或一只猫或一只蟾蜍。

在此特别提请家长注意,一年级新生不准自带飞天扫帚【指男女巫师乘骑的扫帚】

——————————

“你要一起去吗?”西弗勒斯动也没动,但墨灰知道他在对自己说话。

“也许吧,看情况。”墨灰抿了抿嘴唇“你现在要去对角巷采购吗?”

“当然,且不提回信要用的羊皮纸,我可没有提前准备如何东西。”西弗勒斯把信放在自己的小箱子里好叫托比亚发现不了,然后让猫头鹰自己找个地方藏好。“我需要去一趟古灵阁了。”

“要我陪着你吗?”

“不。不用了。”西弗勒斯摆了摆手。

“好吧。”墨灰叹了口气,揉了揉西弗勒斯的头,要知道一年级学生可都还没有长开,更何况西弗勒斯瘦瘦小小的一副发育不良的样子,所以西弗勒斯也拿墨灰没有办法——要知道大部分法术都对鬼差不管用。

西弗勒斯走出位于蜘蛛巷尾的家,看着阴沉沉的天“要下雨了。”

——————————

变天了。

乌云好像就要朝地面压去,一种莫名的压迫感从脚底升腾起,慢慢的拢住了不断跳动的心脏,西弗勒斯舒展了眉,他喜欢这种感觉,这压抑的气氛让他感觉心脏有些无力跳动,即使好像行将就木的老人不再有力的四肢一样让人感觉不妙,但这就像是使他回到了最开始的时候。

毕竟,对他来说,死亡才是这一生中最真实的感受。

即使是死亡的脚步越来越近。

即使当乌鸦张大嘴用嘶哑的声音赞颂着黑夜,就是一个孤独灵魂无家可归的开始。

——————————

西弗勒斯非常庆幸自己的忽略咒施得还算不错——至少可以保证让很多巫师看不见他。

穿过破釜酒吧喧喧嚷嚷的人群,西弗勒斯安静的等待着自己面前的那对夫妇打开通向对角巷的门。

墙壁从中间分开,每一块砖都转动着向两边退去,发出类似于齿轮的相互摩擦碰撞的声音,让人感觉牙龈发酸。

即使是阴沉沉的雨天也没有减少对角巷的人流量,这个拥挤的小巷里,总是挤满了各种各样的巫师,不过这是常态就对了,谁让这里是魔法界最繁华的购物街呢?

西弗勒斯越过喧喧嚷嚷的人群,静静的打量着熟悉又陌生的景色。

奥利凡德魔杖店的见面永远都是那间小小的有些破败的屋子。
刚从古灵阁出来的西弗勒斯看向奥利凡德魔杖店。

展示的橱窗里摆着褪色了的老旧紫色软垫,上面放着一支魔杖。

依旧又小又破的魔杖店整个散发着陈旧的气息,西弗勒斯甚至可以看见角落里爬过正在织网的蜘蛛和橱窗的玻璃上附着的厚厚灰尘后的不知名昆虫,微不可察的皱起了眉,西弗勒斯实在是不敢就奥利凡德先生的卫生问题发表评论——要知道那是位痴迷于制作魔杖的先生,他的身上总是带有木屑(可能还有一点点属于血液的铁锈味)的气味,而西弗勒斯个人则认为,木屑的气味,可没有魔药的草药香好闻。

门上的金字招牌已经剥落,上边写着:“奥利凡德,自公元前三百八十二年即制作精良魔杖”。

西弗勒斯推开咯吱作响的木门,走进小小的店堂——那里除了一张长椅什么都没有——哦,还有一个巫师家庭。

“哦,很少有新生独自来这里了。”等待其他客人离开之后,奥利凡德灰色的浑浊眼睛突然出现在西弗勒斯面前,木屑的气味涌入鼻腔——好吧,这显然吓不到他,这位小先生真是过于早熟了。——奥利凡德看着毫无反应的西弗勒斯稍微有些失望的喃喃自语——当然也只是用他以为很小的音量而已——“霍格沃兹的一年级新生?”

“是的,奥利凡德先生。”西弗勒斯抿了抿嘴唇,这种明显的事情,随便是谁都看得出来吧。

“请伸出你的手臂,小先生。”奥利凡德手中拿着点软尺,示意西弗勒斯他要开始工作了。

西弗勒斯沉默的把手臂抬了起来,任由奥利凡德拿着卷尺在他的身上比划。

“哦,可以了先生,放下吧。”奥利凡德把记录的板子放在一边,然后走向几乎快码到天花板的装着魔杖的狭长盒子堆旁“我记得应该是在这里。”他抽出一只狭长的盒子,打开看了一眼,又摇摇头“不,不不,不是。”又把盒子给塞了回去。

西弗勒斯站在店堂内,看着他在盒子堆中寻找,心中盘算着等采购完了,要不要再去图书馆泡一段时间。

他不会去在意他的魔杖,因为他之前就一直在用二手魔杖,要知道即使与那根二手魔杖的兼容性并不太好,他也可以精准的控制自己的魔力而使出魔咒,他的施咒方式已经无限接近无杖无声咒了,所以如果不是霍格沃兹的新生必须准备一个魔杖,他真的可以空着手去霍格沃兹以迎接新的学年,不过,要知道引人注目是危险的,西弗勒斯就算是有能力也不容许自己做出这么愚蠢的事。

“好了,额……”奥利凡德拿着狭长的盒子略微有些尴尬。

“西弗勒斯.斯内普,奥利凡德先生。”不管怎么样,这个睁着灰色眼睛看似疯癫的奥利凡德先生都是值得尊敬的人,西弗勒斯礼貌矜持的指出台阶。

“斯内普小先生,试试这个。”奥利凡德打开狭长的盒子取出里面的魔杖。

西弗勒斯接过来随意的挥了挥,倚着墙几乎码到天花板上的装魔杖的狭长盒子就轰然倒塌,西弗勒斯愣了愣,向奥利凡德微微弯腰“抱歉,奥利凡德先生。”

奥利凡德不在意的挥了挥手,又递过去一根魔杖。

评论(4)
热度(28)

© 锦齐肆感冒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