锦齐肆感冒了

我爱斯内普教授

【JPSS】不在意(五)

我……有多久木有更新啦……
我才发现我的lof里几乎全是垃圾。
最近清理了一些奇怪的东西。
因为很奇怪,所以就都删了。
反正也没有什么想要保存下来的文。
其实我发现我几乎每一次上lof都会删点东西。
差不多都习以为常了。

看了一遍斯莱特林行为守则。
也把四个学院的院训看了一遍。
差不多也快理解透了。
嗯……这次更新的排版会调整,有人说太凌乱拥挤了。
嗯,这次的先这样,其他的慢慢改。
对了,这次的话,可能CP向看不太明显。
嗯……慢慢的应该就好了。

前方大量垃圾警告。
非战斗人员迅速撤离。

————————————
“嘭”火花从杖尖喷射出,西弗勒斯吓了一跳,杖尖抢在火舌喷出前转向了对于奥利凡德的魔杖店损失最小的方向,奥利凡德摇摇头。

“噼啪”电光挟着火花从杖尖窜出,西弗勒斯迅速收了外放的魔力,奥利凡德再次摇了摇头,脸上显出遗憾的表情来。

一道闪电从杖尖窜出,在墙壁上留下焦黑的痕迹,奥利凡德摇晃着脑袋,又折身回到魔杖堆里去了。

“实在是对不起,奥利凡德先生。”西弗勒斯走到伤痕累累的墙前,修长却被带有细碎伤痕的手指轻轻的俯在魔法留下的痕迹上,慢慢的放出已经不在因为不合适的魔杖而暴动的魔力,地上的碎石块和灰尘仿佛受到什么的吸引似的,慢慢的向西弗勒斯的手指下汇去,西弗勒斯的手指拂过的地方,墙面平整光滑仿佛不曾存在过可怕的伤痕。

“斯内普小先生,你要知道,每一个小巫师都是这样的。”奥利凡德的手抽出狭长的盒子,又塞回去,伸向下一个盒子。

西弗勒斯没再说话,墙面已经平整光滑如新。

“斯内普小先生,你对你的魔力的运用自如使我惊讶,我认为你已经可以说是会使用无杖魔法了。”

“不过我还是需要一根魔杖,奥利凡德先生。”为了不引人注目以及更好的制作魔药,西弗勒斯觉得自己有必要拥有一根魔杖,最好还要尽量显得破旧,贴近自己之前使用的二手魔杖。
西弗勒斯接过奥利凡德手里的魔杖,绝佳的兼容性使西弗勒斯忽然有一种恍若隔世的感觉,这似乎就是西弗勒斯之前使用惯了的二手魔杖,但西弗勒斯知道这不是,即使它们实在相像。
黑色的直棍,哑光质地白杨木杖身,不知道是什么杖芯,握柄处有古朴的雕花,最妙的是这根魔杖上有着一条不规则的因为使用秘银修补而留下的银白色痕迹使整根魔杖就像是一件精妙的艺术品倒是不像西弗勒斯之前使用的那个破败的二手魔杖,西弗勒斯想了想,不显得破旧没有关系,反正他可以把它再“加工”一下。

一种无法言说的平静感觉从与魔杖接触的皮肤透过来,像是清凉的水流过躁动不安的心脏,神奇的抚平了西弗勒斯的心绪,这使他的脑子异常清醒。

西弗勒斯手中的魔杖确实精妙绝伦,就像是一件精巧的工艺品,他精妙的就像从魔杖尖端飞出来的白色线条绘成的成年的西弗勒斯.斯内普,西弗勒斯挑了挑眉。

白色的斯内普先生伸手摸了摸西弗勒斯的头,又向奥利凡德先生点头示意,随后化作一只振翅高飞的雄鹰卷起一阵烈风再于猎猎风声中消散。

“十三又二分之一英寸,白杨木杖身,杖芯为不明魔法物质……”
“谢谢,奥利凡德先生,我想我应该走了,教材还没有买——您知道,丽痕书店的人总是很多。”西弗勒斯在奥利凡德开始他的长篇大论之前就打断了他的话——尽管这并不太礼貌,但谁会想听奥利凡德魔杖店的店主奥利凡德先生永无止境的赞颂呢?更何况他称赞的只是你手中的魔杖——哦,你也明白,总是很聪明的小姐(或者才思敏捷的先生)这只会使人兴致缺缺。

“哦,好吧,再见,斯内普小先生。”奥利凡德停了下来,为西弗勒斯打开了咯吱咯吱响个不停的木门,看着西弗勒斯走出去,之后轻轻关上。

“再见,奥利凡德先生。”西弗勒斯的声音比耳语高不到那去,不过他可以确定奥利凡德先生听见了,西弗勒斯走向丽痕书店。

西弗勒斯其实是不乐意去丽痕书店的,因为肯定会碰上熟人,虽然西弗勒斯很是无所谓,但也架不住他讨厌那个愚蠢至极的巨怪波特,虽然也不知道碰不碰得上,但西弗勒斯也是不乐意抱有这样的侥幸心理的,这才先去购买了魔杖——要知道,魔杖的购买是霍格沃兹新生入学所需物品购买清单中用时所需最长的。

但,一个合格巫师也要知道,丽痕书店可能是对角巷唯一一家给霍格沃兹的学生提供学习教科书的书店,尽管霍格沃滋的课程需要的书籍超出了他们所售卖的范围。

西弗勒斯想了想,他只需要一些更新过的教科书以及一些关于黑魔法的书——要知道,他虽然是半个邓布利多一方的间谍,但这也并不影响他对黑魔法的热情,要知道,力量,才是一直以来吸引着他的东西。

西弗勒斯不打算购买全部的教材,尽管他攒下来的金加隆还够用,要知道,他的母亲艾琳还保留有她上学时的教科书,而且,用留下来的金加隆去购买一些魔药材料难道不是更好的吗?

西弗勒斯一边庆幸着没有遇到糟心的人,一边快速的从书架上抽出所需的书籍,想赶在丽痕书店迎来更多顾客之前采购完自己需要的所有书,要知道,他一向不喜欢拥挤的人群。
西弗勒斯扬了扬半边眉毛,看向丽痕书店门口的波特父子,标志性的杂草一般的头发不可以说是特别的,因为波特家族有一个更加特别的拥有愚蠢的智商的后代——真为老波特家主感到悲哀——收回视线,西弗勒斯抱着施了缩小魔咒的书准备离开丽痕书店。

“啊!黑魔法!”波特家的小少爷,西弗勒斯的未来宿敌,詹姆.波特大惊小怪的叫嚷着“又是一只肮脏的毒蛇!”不过在他仔细的打量被他堵在门口的西弗勒斯之后,却马上显出尴尬的神色,要知道,斯莱特林只收纯血的贵族小巫师,而,西弗勒斯——要知道,西弗勒斯现在还没有去购买巫师袍,所以他身上还是那身麻瓜服装。

“你是……混血?”詹姆开口,心里庆幸着还好这个时候丽痕书店里只有他们。

“……先生,如果你的脑子没有被巨怪踩过,你就应该知道这样拦在别人的路前是不礼貌的,我的时间很紧,没有空闲和你解释你所谓的可笑的误会。”西弗勒斯毫不留情的喷洒着毒液,要知道,如果被托比亚发现他没有好好的呆在家的话,艾琳会有麻烦的。由于时间实在是没有多少,西弗勒斯也顾不得这么多,属于地窖蛇王的气场笼罩了詹姆的心脏,曾经吓退无数小动物的蛇王毒液对于尚还幼小的狮子当然也起作用,而且西弗勒斯意外发现效果还不是一般的好。

詹姆吓了一跳,他现在已经毫不怀疑的确定眼前的阴沉孩子绝不会是格兰芬多的狮子了,他对于和阴沉沉的并且对黑魔法有研究欲(这点可以从他刚才买的书中看出来)的小巫师交朋友这件事一点也不感兴趣。

詹姆这样想着,状似不屑的冷哼一声,就去找他的父亲,老波特家主了。

西弗勒斯扬了扬半边眉毛,心下思量着就当做什么事都没有发生,推门出去了。

看来今天是没有办法采购完所有了,西弗勒斯看着暗沉的天色想。

然后他略过摩金夫人长袍专卖店,折身走向变换墨汁文具店(对角巷所有小店中的一家文具店,资料来源于百度百科),购买了足够用的羊皮纸,几只羽毛笔和一些墨水——好在购买这些东西没有浪费他太多的时间。

在离开的时候又去购买了一些他负担得起的魔药材料(至于坩埚……他并不是很担心,毕竟普林斯是个魔药世家,而自己的母亲又是那个家族的长女……即使是离开了魔法界,坩埚什么,的该有还是会有)——他必须赶紧补充他所剩不多的口袋了——为了以后的在魔法界的生活——不过好在他制作的魔药往往可以卖个好价钱,毕竟,品质比其他魔药大师制作出的魔药都要高出一大截。

要知道,在魔药制作这个领域,即使你可以做出福灵剂,如果品质不好,卖出的价钱甚至会低于一剂高品质的复方汤剂——当然,除了魔药大师那种保证可以做出高品质福灵剂的人以外,也没什么人会去尝试制作那种劣质的福灵剂之类的,且不说材料有多贵而珍惜,就说制造出来的概率,也没有达到百分百,说实话,这只是亏本的买卖,自然没有人愿意去做(不然福灵剂不就泛滥了吗)

——————————————

西弗勒斯终是赶在托比亚回家之前赶回了蜘蛛巷尾,并且拿了他的入学通知书给他的母亲看过了,意料之中的看着艾琳反复无常的脸色,终是心软了,即使这个女人爱她的丈夫胜过一切,但也不是就代表她不爱,不关心他的儿子,关于这一点,西弗勒斯也不是不清楚,只是无法释怀而已

西弗勒斯想,不必要按照上一次的路线走,也许可以避开战争的中心,不用担心有什么威胁他的生命,也许就是他渴望的发展。

他不是个控制欲强的人,也没有保护什么的欲望(是的,甚至是对于莉莉)

“如果您不想我去的话,我就不去了。”西弗勒斯的手小心的搭上艾琳不断颤动的肩膀,艾琳的眼泪就往外流的更凶了,西弗勒斯皱了皱眉。

“西弗,你一直是个听话的孩子。”艾琳的声音低低的,携着西弗勒斯从来都不熟悉的奇怪的坚决“霍格沃斯,是英国最好的为巫师提供教育的学院。”艾琳的手把西弗勒斯的手自己的肩上拿下来,用力的握紧——梅林才知道她哪来的那么大力气,西弗勒斯甚至可以听到自己的腕骨相互摩擦碰撞和挤压,发出恐怖的咯吱声。

西弗勒斯把嘴唇抿成一条绷紧的直线,才忍住没有把自己想说的说出来。

不过……

霍格沃兹不仅是全英国最好的为巫师提供教育的学院。

还是英国唯一的为巫师提供教育的学院。

如果西弗勒斯想要接受正规的属于巫师体系的教育的话,如果不去霍格沃兹,那么也只有去得姆斯特朗和布斯巴顿了(魔法世界里一共有六所学院,都有考据查证,具体请咨询百度)美国日本巴西都太远了吧),哦,要知道,如果要去另外两所学校上学的话,学费就更贵了。

虽然说西弗勒斯并不怎么想再去面对一次那个狡猾的变种狮子,不过如果艾琳坚持,似乎也逃不过。

“……我知道了,母亲。”西弗勒斯把自己的手抽了回来,拇指揉着被捏得发红的地方“如果您认为那是最好的话,那么我会服从您的。”所以最后还是得去,西弗勒斯叹了一口气。

都已经动摇了……

不过……说到底……也没差就是了。

这个排版应该就不会挤了吧……有什么建议欢迎评论区留言。

评论(5)
热度(31)

© 锦齐肆感冒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