锦齐肆感冒了

我爱斯内普教授

【JPSS】不在意(六)


调了排版,应该顺眼一点了。
CP向依然看不出来



艾琳拿来她上学时所使用的旧书,细细的拂去附着在上面的灰尘然后递给西弗勒斯,被郑重的接过后,拍了拍西弗勒斯的头“你一定要去霍格沃兹。”

西弗勒斯抱着几乎抱不住的书“我知道了,母亲。”

“那其他的书怎么办?”艾琳似乎很苦恼。

“不用担心,校方考虑到我们家的处境,有给我寄其它的书。”西弗勒斯按住了不安的险些跳起来的墨灰,面对艾琳疑惑不解的眼神,脸不红心不跳的说谎。

说起来说谎这件事情他倒是可以算是个精英了,毕竟能顶住两个魔王(邓布利多那个变种狮子当然也算在内)压力,周旋于两个不同的势力之间也是普通巫师难做到的,这需要高超的魔法,一定的政治重量——正好西弗勒斯教育了很多食死徒家庭的下一代,要知道,伏地魔再怎么肆意妄为,在对待下一代的立场上,和邓布利多也是一样的「小巫师是梅林给予的最珍贵的宝物」(不然你凭什么以为为什么他们两个留你活着是因为不敢动呢)——当然,除了这些,还必须要有扛得住大风大浪的心理素质(不然你天真凭什么以为自己可以不倒在两个魔王的威压之下)

西弗勒斯把眼睑垂下,遮住黑眸内翻滚着的复杂情绪,复又睁开,里面就干净得甚至有些空洞了。

墨灰放下心来,甩了甩尾巴又趴回了西弗勒斯脚边。

他怎么会突然忘了,西弗勒斯可是那个史上最伟大的双面间谍,周旋于两个大人物之间,又怎么会应付不了现在的情况呢?实在是没有必要的担忧。

不过事实证明,墨灰的担心,某种程度上确实有一定意义。

比如西弗勒斯的心情现在就非常低落。

不过那都是后话了,现在我们应该关心的是艾琳说了什么。
艾琳侧了侧头,长发在空中划过优美的弧度——果然,贵族就是贵族,即使是普林斯这个并不怎么贵族的贵族的落魄小姐,她的言行举止,一举一动,也都有流露出并不怎么明显的贵族气质。

“霍格沃兹什么时候这么这么人性化了?”稍微有些疑惑,但也可以确定不足以对西弗勒斯构筑的谎言造成什么威胁。

西弗勒斯突然很感谢艾琳对魔法界的变化不闻不问的态度,她的态度使得他拙劣的谎言得以在她对魔法界现状的盲区成立。

“母亲,我想这其实不是可以回答的问题。”西弗勒斯深切的知道,在他没有收到霍格沃兹的入学通知书之前,是不应该在他的母亲以及父亲面前展露出对魔法界的一丁点了解的,而艾琳所问的范畴,明显也在他划出的禁区之内——非常遗憾,即使他非常想回答艾琳「不,其实霍格沃兹并没有人性化多少,邓布利多这个变种狮子明显的无可救药的偏向性,甚至使得霍格沃兹成为整个魔法界斗争的缩影。」但是在他的脑子里永远占据上风的理智告诉他不可以,这种行为是绝对禁止的,跨过那条底线是绝对不明智的。

“好孩子,这一点我当然也知道。”艾琳的手搭上了西弗勒斯的头,动作轻柔的像是对待一只易碎的玻璃制品。

—————————

再一次来到破釜酒吧,艾琳不得不换上被她压在抽屉下的巫师袍——是的,即使她不情愿。

西弗勒斯跟在艾琳的身后,不远不近,不至于跟丢,但也不会显得太过于亲昵——关于这一点,艾琳是和西弗勒斯提过的,没有一个母亲愿意自己的孩子跟自己这么疏远,不过她也拿西弗勒斯没有办法就是了。

谁让我们尊敬的西弗勒斯教授,并不是很习惯跟别人太过于亲密呢?

跟着艾琳采购完其他所需要的东西。

西弗勒斯庆幸着,这一次总算是没有再次碰到那个脑子里空空如也没有一点实质性存在的东西的巨怪波特,要知道他对于和无聊的格莱芬多蠢狮子交流没有一点兴趣,说实话,他现在只想赶紧回家用艾琳给他的那些东西做一点高质量的魔药,以此来补贴自己已经干瘪的口袋。

可是往往天不遂人愿。

好吧,西弗勒斯也没有指望那虚无缥缈的运气。

事实上,大部分时候他都是倒霉的。


不过,自己动手总比祈求命运的垂怜要直接有效的多。

哦。

虽然有时他也会独自蜷缩在角落,愤愤的想。

真是不公平。

好吧,好吧,他不得不承认,这是自己(乃至整个社会)骨子里的劣根性。

总是无意识的要求得到公平,难道在蜘蛛巷尾长大的孩子,会不知道公平是一种虚无缥缈的东西吗?

虽然对于公平这种时常被挂在那个变种狮子嘴边的虚无东西,西弗勒斯也绝对不会给予其太大希望就是了。

“哦。”西弗勒斯看着和一群孩子一起,围着魁地奇精品店发出赞叹的声音的詹姆.波特,喃喃自语“真是有够不走运的。”眉宇间完全是不加遮掩的厌恶和尖酸的厌恶,但在艾琳低下头看他的一瞬间又藏的好好的。

绝对不可以在艾琳,托比亚和伊万斯她们面前表现出对任何一个魔法界的人的无端厌恶,这样实在是容易留下破绽,而史上最伟大的双面间谍西弗勒斯.斯内普先生,做事自然是滴水不漏。

就连在给伊万斯姐妹介绍魔法界的时候,都加入了他经常看到听到的一些麻瓜理论,再加上西弗勒斯刻意使用的模糊不清的措辞,是的,模糊不清的说辞。

斯莱特林行为守则二十九:重视沟通的技巧,远胜于容易被拆穿的谎言

不过好在西弗勒斯已经在伊万斯姐妹的心里模糊了魔法界的巫师都是罪恶的这种实在是普遍的麻瓜观念,他的目的也顺利的达到了。

“怎么了?西弗。”

“不,没什么母亲,我想……我们已经购买完了,所有是不是该回去了。”

“好的,西弗,我们马上就回去。”艾琳摸了摸西弗勒斯的头,他黑色的头发在阳光下反射出深沉的暗影,即使并没有明确的感觉到,但是艾琳清楚,西弗勒斯的情绪肯定并不是很高涨。

“是的,母亲。”西弗勒斯跟在艾琳身后不紧不慢的走着,此时他只能希望那个愚蠢的巨怪波特没有发现他,不然他就麻烦了。

该死,应该先带艾琳来的,擅自前来实在是太过冒险了。

西弗勒斯在心里狠狠的了甩了自己一打不可饶恕咒。

一提到霍格沃兹就冲动毛躁的跟个格兰芬多的蠢狮子一样,以前可不会这样。

斯莱特林行为守则制定的初衷肯定不是希望斯莱特林的学生这样欠妥的行动。

不过好在巨怪波特的注意力一旦放在魁地奇上,就几乎没有办法移开。

总而言之西弗勒斯结束了第二次的对角巷之行。

西弗勒斯坐在自己破旧的发出咯吱咯吱响声的木板小床上,墨灰安静的趴在他的腿上,霉似乎有些不满墨灰霸占西弗勒斯腿上的位置,轻轻的叫了几声。

似乎是顾及墨灰平时对他的保护和照顾,也就慢慢的安静下来了。

西弗勒斯拍了拍墨灰的头“明明可以变成人形的,那样不是更方便吗?”

墨灰发出不满的声音,跳到地板上,变换为人形,黑色的袍子几乎融入安静的浓浓黑暗里,只有面具下的灰色看得真切一些“是那样没错。”

“……所以,你要和我去霍格沃兹吗?”

“没必要,西弗勒斯。”墨灰摇了摇头,他猜测在霍格沃兹里是不可能找到西弗勒斯的执念的,毕竟哪里有一个偏向性严重的变种狮子,再说了,他可以随时悄无声息的进入霍格沃兹(这里并不是说霍格沃兹的防御系统弱,只是剧情需要,其他地方的剧情还需要他的带动,请见谅)并不用担心,虽然进入霍格沃兹有点麻烦就是了。

“我知道了。”西弗勒斯没有表示什么,只默默的把整理好的行李箱拖到阴暗的角落。

“西弗勒斯,照顾好自己。”墨灰拍了拍西弗勒斯的肩膀。

“离霍格沃茨特快专列发车还早,现在说这些是不是有些不太合适。”西弗勒斯扬了扬自己的半边眉毛,接着又抬头看向狭小的窗外的空茫夜景“不早了,睡吧。”

“……嗯,晚安。”

——————————

当西弗勒斯再一次拖着不算多的行李站在九又四分之三站台,那种不知从何处翻滚而起的时过境迁的感觉已经消散得差不多了,说实话,那种时过境迁的莫名感触现在看起来着实多余,没有必要。

艾琳的眼睛里翻滚着奇怪的莫名情绪,西弗勒斯头都没有动,只静静的开口“您其实没有必要来的。”这里会勾起不必要的回忆。

“……西弗勒斯……我……实在不知道该说什么了,你向来早熟,很多事情你想来也是清楚的,有什么猫头鹰联系……”艾琳其实还想说更多,但眼眶中积蓄已久的泪水还是比她的话先了一步。
像正在泄洪的水库,一往无前,无法阻拦。

墨灰趴在僻静的角落甩了甩尾巴,悠悠的想。

应该不至于被发现吧……如果被发现就麻烦了。

哦,要知道他的任务内容可不会允许他跟一个莫名其妙的人离开。

西弗勒斯把洗干净的手帕放在艾琳手里“我说了您其实不必来的。”看见在转角蹲着的一只英国短毛猫,勉强挂上去的笑容,总算是勉强可以称之为真心。

“你该走了,西弗。”他们来的比较早,所以国王十字车站的人在这个时间还是比较少的,这是西弗勒斯特地为艾琳挑的时间——很大几率可以避免碰见熟人,既避免艾琳手无足措的情况。

也可以避开人流高峰期。

眼见国王十字车站的人多了起来,西弗勒斯也开始催艾琳离开。

“快些离开吧,再过些时候人就多了。”

“不,你先上车。”艾琳制作西弗勒斯身后的霍格沃茨特快专列,眼睛里闪动着别样的光,她在阳光下就像上帝身畔吹号天使(其实巫师界并不信上帝,但西弗勒斯想来想去,也只觉得这个比喻适合),即使她瘦的不健康,即使身上的衣服漂洗到褪色。

“不您先离开。”西弗勒斯黑色的眼睛里无法察觉的坚持,仔细看去竟与艾琳曾经的那份执着有几分相似。

与西弗勒斯对峙着,艾琳的眼泪又直愣愣的跌落下来。

艾琳就算是再怎么坚持也终究抵不过西弗勒斯的坚决。

西弗勒斯看着艾琳的背影,修长的手拂去手背上的水渍。

女本柔弱,为母则刚。

西弗勒斯看着艾琳的背影消失在转角,转身提起那并不算多重,但却对于发育不良的他来讲异常厚重的行李,上了霍格沃兹特快专列。

没有回头。

无论是艾琳还是西弗勒斯。

都非常清楚的知道。

——挽留一个必须离开的人,毫无用处。

所以说啊,普林斯家的人,怎么可能会是愚蠢的宛如巨怪的格兰芬多狮子呢?

————————————

——分别终将会到来。

霍格沃兹特快专列开始鸣笛。

西弗勒斯找了个空包间坐下,安静的闭了闭眼,差不多溢出眼眶的眼泪又消失无踪了,只留下黑得诡异的眼睛,像黑曜石一样沉寂在空茫的黑暗里。

艾琳的眼泪瞬间落下,随即又被拂去。

——挽留一个必须离开的人,是愚蠢的行为。

白色的厚重烟雾吞没了火车正在前进的部分。

就像是一只白色的怪物,张大嘴巴把一切实物与虚影都吞噬殆尽。





有一点点凑字数的繁琐感……我努力纠正吧……

评论(4)
热度(24)

© 锦齐肆感冒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