锦齐肆感冒了

我爱斯内普教授

【JPSS】不在意(七)

前方大量垃圾预警。
人设全线崩溃预警。
可以组成宇宙垃圾带的垃圾呢。
没什么可说的,祝你们阅读愉快。



西弗勒斯知道。

霍格沃兹特快专列,是所以小巫师新生活的开始。

也是,他的,地狱一般生活的开始。

西弗勒斯的指腹拂过厚重的教科书的牛皮封面,轻得像是拂过自己黑暗的不堪回首的尘封回忆。

以为不长见光而造成的病态的白皙从西弗勒斯的指尖蔓延自全身,在赭石色的厚重牛皮封面上倒不显突兀,反倒是像生长在上面一样,和谐到像是一体。

西弗勒斯打开书,每一个他认为有必要做笔记的地方都用红色的墨水写了密密麻麻的字,指腹细细拂过,拂去浮动的灰尘,就像是在擦拭陈旧的落灰回忆。

回忆在指腹下泛起涟漪,在之后变成滔天巨浪,向着西弗勒斯席子而来,就好像霍格沃兹特快专列的烟囱上喷出的厚重白烟,张开口即将把他所有的理智吞没。

“……”

西弗勒斯猛地阖上书发出清脆的声音。

体外漂泊无定的意识被吓的回归了躯体。

有些头疼的揉了揉鼻梁,西弗勒斯的齐肩发悄悄搭到身后椅背上,西弗勒斯陷进不算柔软的座椅里,发出长叹。

早就换好的巫师袍有些凌乱,不过里衣和领结还一丝不苟。

——————————

“嘿,西弗勒斯。”女孩的声音在门边响起“你在这里啊,我找了你好久。”微微带着些不满“我可以进来吗?”

西弗勒斯抬眼望去,一头热烈的火红色仿佛可以灼伤人的发,不是格兰芬多未来的百合花小姐,又能是谁呢?再没有人的头发可以这般热烈明亮的好似阳光了。

“伊万斯小姐。”西弗勒斯矜持的点了点头,把腿下厚重的教科书放到一边,起身绅士的为女士拉开了门“请进。”

“西弗,我说过,你可以直呼我教名的,佩妮不也同意了吗?”莉莉走进包间,在西弗勒斯座位的对面坐下,单手支着头,没有一点淑女的样子。

不过她本来也不是淑女就对了,淑女的矜持可不适合阳光般热烈的她。

“……”西弗勒斯坐回座位把那本厚重的他已经熟读的教科书又放回腿上“抱歉。”

“哦,你可不必为这种事情向我道歉。”莉莉无所谓的怂了怂肩,但脸上依旧挂着那种温暖热烈的像是阳光一般的笑。

“哦。”

“对了,你的预习笔记……能借我一下吗?”莉莉似乎有些不好意思,但是翡翠绿的眼睛里,虽然被低垂的眼睑遮住了大半,但依然能看到光。

“……好。”西弗勒斯默了半响,终是答应了,在行李里翻出《标准咒语,初级》递给莉莉。

“谢谢,西弗。”莉莉接过书,翻开来就马上发出了一声惊叹“西弗,你真的是厉害……不过……你是个混血,没错吧?”

“是这样的没错。”西弗勒斯点头。

“那……这些……”莉莉看着书上的笔记。

“母亲讲解的,她真的很厉害。”西弗勒斯垂下眼睑,莉莉看不清他眼里的情绪。

“哦,阿姨是个巫师吧?”

“是这样没错,不过她真的是……”蠢的可以。

明明那个愚蠢的男人并不值得她付出这么多,不过,说到底,这种忠贞不渝的情感还真的是值得敬佩呢……不管是哪一方面。

“什么?”莉莉有些怀疑自己幻听了,不过她现在可以非常肯定的说,她的耳朵没有任何问题,是西弗勒斯说话的声音太小了,真正意义上的音量比耳语的高不到哪里去。

“不,没什么,莉莉。”

“哦……好吧。”莉莉见西弗勒斯否认,也就没有再说什么了,挖掘别人的秘密终究是不礼貌的行为。

两个人结束了交谈,都低下头去看书,一时间,包间里真的可以说是落针可闻(针落地的声音都可以听得见)当然,这种状况也只是持续到还未形成的劫道者小团体到来之前。

西弗勒斯合上书,他知道,他最不想要面对的事情和人,终于是到来了。

包间门被猛的拉开,狠狠的撞击旁边的墙,发出巨大的声响。
不管是不是经历过,西弗勒斯和莉莉都被这粗鲁的方式吓了一跳。

“啪。”莉莉手里的书被丢到地上,厚重的教科书当然拥有相对坚硬的书脊,书脊的一端狠狠的敲击被铺了地毯的地面,发出一声绝对沉闷的撞击声响,西弗勒斯有些心疼的看着地上的书。

要知道,这可是艾琳曾经使用过的书,不管怎么样,西弗勒斯都会好好的爱护,又哪里容得了,这样珍贵的书被毫不留情的丢到地上呢。

“先生们这般粗鲁的推开门,想必不是有什么急事,就是脑子里塞满了芨芨草的先生,不懂如何正常的探访吧?”西弗勒斯看了看受到惊吓的莉莉“现在,我可以肯定我们都两个不认识先生们,那么请问,先生们真的是脑子里塞满了芨芨草吗?”西弗勒斯的嘴角扬起一抹讽刺的笑“像是几只没有脑子的愚蠢巨怪?”被开门的巨响惊吓到,又看到自己的书因为他们被丢到地上,西弗勒斯正有些愠怒,当然不可能指望他丢弃自己独特的说话方式,所以他可是狠狠的明里暗里讽刺了门口的三个人一番。

西弗勒斯身上隐隐散发出黑气,地窖蛇王的气场在这一刻险些就被刺激的爆发出来,好在被西弗勒斯压了回去。

哦,那样可是会吓坏许多小动物,这可不行。

在之前就知道,愚蠢的巨怪波特,冲动的变异布莱克,圆滑的狼人莱姆斯,总是热衷于在霍格沃兹特快专列上到处晃悠。
找斯莱特林的麻烦;看看哪些小巫师会是格兰芬多;结识少数一些拉文克劳和赫奇帕奇。

他们总是不愁没有事做,但别人总是会想他们实在是太过嘈杂。

是的,格兰芬多永远学不会控制自己的音量。

大声说笑,大声呵斥,大声表达自己的某些微不足道的不满。

他们的行为以及声音,总是令西弗勒斯烦躁。

不管是经历过,还是没经历过。

都是一样的令人不耐。

西弗勒斯摆出一副经典的斯莱特林式嘲讽表情,哦,不得不说,习惯有时候真是个麻烦的东西。

他现在当然可以摆出一点点斯莱特林的气质和某些习惯,但有些时候绝对不能表现得太像,就比如现在他脸上的斯莱特林式嘲讽,这是只有在斯莱特林的大环境长期渲染下才会出现的习惯。

真是不妙透了,特别是当在场还有一个从斯莱特林世家出生的布莱克时。

————————————

莉莉把书捡起来拍了拍并不存在的灰尘递给西弗勒斯,然后热烈的和身边的莱姆斯先生讨论起他们都感兴趣的话题。

“谢谢。”西弗勒斯把书收回行李里,小声的道了一句谢谢,但是显然并没有传到伊万斯小姐的耳朵里,西弗勒斯扬了扬半边眉,把脸转向窗外。

硬是挤进了四人包间的三个人,和莉莉说说笑笑倒是不会显得生疏,不过他们这边的氛围,反倒是让西弗勒斯显得更加突兀与格格不入。

西弗勒斯想过要换一个包间,但是发车这么久,肯定也没有空的包间了,索性也就没有再动换个位置的心思。

如果是四人包间里挤五个人的话,肯定会有三个人挤在一个座位里,莉莉是女孩子三个人仅存的绅士风度,当然不会允许他们去与美丽的小姐挤两个座位,所以西弗勒斯就落得个被挤到墙上的下场,哦……为什么同是11岁的小巫师,就独独西弗勒斯一个瘦瘦小小,一副营养不良的样子(当然,他是真的营养不良,毕竟在那样的家庭,又是在蜘蛛巷尾长大)

哦……真是不公平。

西弗勒斯靠着墙,身边挤着与他相比可以说得上是壮硕的詹姆斯,还有一个与詹姆斯一般高大的西里斯。

与四个未来的格兰芬多狮子呆在一起。

西弗勒斯深切的体会到什么叫做狮子的无脑。

他们可以不间断的聊一句普通的话,藉此来发表自己的各种看法。

也可以从这一个话题突然跳跃到另一个话题,这两个话题之间并没有绝对的联系,而,所谓的过渡与转折,单薄的甚至可以是一个词语。

他们可以高声的大笑,毫不顾及隔壁包间的人的感受。

他们也可以放肆打闹,毫不顾及被打扰的人的感受。

被重重的拍了一下的西弗勒斯想到。

他们也可以毫无顾忌的污蔑抹黑他人,不顾惜他人的名声。

被抹黑了无数次的西弗勒斯想。

——————————

“快到霍格沃兹了,莉莉,你先换衣服。”

眼看专列飞驰,路程已经驶过大半,西弗勒斯不得不开口提醒。

随后就站起了身,想要离开包厢回避,但奈何旁边堵着两个与自己相比,身材已经很高大的巨怪狮子,西弗勒斯的脸几乎是马上就黑了。

“不回避吗,先生们?听说你们打算看着女士更衣?”西弗勒斯的声音比耳语高不到哪去,却让人感觉莫名的很冷,两位格兰芬多的巨怪先生(莱姆斯以前在西弗勒斯说话时出去了),仿佛才被这一语惊醒,纷纷出了包间。

西弗勒斯向莉莉点头,轻轻地把包间的门带上了。

即使是莉莉这种相处久了的好友,也时常为西弗勒斯不经意间流露出的绅士风度所动容。

他很适合作为好友。

有分寸,知进退,有自己的一套刻薄却有度的语言方式。

连一向严肃的佩妮都会开口称赞他的礼节不像是一个在蜘蛛巷尾长大的孩子。

他的母亲一定是位优秀的女士。

莉莉有些固执的坚信着。

莉莉拉了拉袍角,黑色的面料衬得莉莉更加明媚热烈好似太阳神的黄金马车(北欧神话中,太阳神阿波罗驾驶黄金马车,车上载着太阳,从天空的东边驶到西边)上不断散发光和热的太阳。

永远循序女士优先的骑士精神,言语刻薄却是实实在在的友好忠告和维护。

不过……西弗勒斯对莱姆斯他们的态度好像不太一样。

虽然是相同的刻薄的语言方式,但好像更加不留情面一些。

不得不说女孩子的感官比往往神经大条的男孩子更加敏锐和精准。

西弗勒斯不得不感谢自己之前在莉莉面前树立的绅士形象,莉莉只是感到疑惑而不是质疑西弗勒斯的人品,这个认识已经很好了,足够令西弗勒斯感到惊讶。

“扣扣。”有人叩响了包间的门。

“请进。”莉莉再一次整理了自己的衣着,保证自己绝对的整洁之后,才开口请门外等候的西弗勒斯进入包间。

“莉莉……你……你穿上巫师袍……真好看。”难得见一次西弗勒斯的窘迫,莉莉想好好的调侃他一下,却才意识到自己就是那个令他窘迫的人,姗姗的闭上嘴巴。

詹姆推开包间的门前僵硬着的西弗勒斯挤了进来,身后隐约可见另外两个大男孩的身影,詹姆有些局促的对莉莉笑了下,该死的与莉莉别无二致的仿佛同样被阿波罗眷顾的明媚热烈的笑,西弗勒斯坐回到自己靠窗的座位,闷闷的想。

倒不像是我这个阴沉狡猾的毒蛇的笑。

啊……说实话,这是很糟糕的事。

毕竟我是无法像他们一样笑的,只能尽力为自己营造一个绅士的形象。

说起来,还真是失败。

连微笑都做不好。

西弗勒斯皱了皱眉,悄悄给自己施了个闭耳塞听咒,好在他已经可以控制自己的魔力自如的施展魔咒(在麻瓜界没有魔杖的十一年间被迫熟练)不然就要被那些大呼小叫的格兰芬多狮子发现了。

哦……这是糟糕的事情——即使他已经被荼毒多年以至于差不多习惯了。

可西弗勒斯一想到霍格沃兹的分院帽那难以用语言形容的歌声还是抑制不住牙龈发酸。

西弗勒斯冷眼看着那些拥有的阿波罗眷顾的笑容的格兰芬多狮子说笑打闹,像是在看一出戏无聊的默剧,演员们在台上用肢体语音来表达基本上设定好的情感——格兰芬多愚蠢的狮子所惯有的冲动偏激和傲慢无礼。

而台下的观众,只有他一个。

这使得西弗勒斯又一次觉得自己总是格格不入。

更重要的是,西弗勒斯找不到可以分享自己感情的同伴。

评论(5)
热度(33)

© 锦齐肆感冒了 | Powered by LOFTER